進駐歷史聚落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保留原先房屋樣貌。攝影/吳千千

【記者吳千千報導】寶藏巖歷史悠久,卻因眾多違章建築而曾面臨拆除危機,經過附近居民、社運人士等的爭取,後來此處以歷史聚落保留至今。考量到此處尚有在地居民,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營運團隊選擇以藝居共生的方式營運此處,除了邀請各地藝術家駐村創作、交流,居民可以舉辦活動,大眾也能夠擁有近距離接觸藝術的機會。

從違章建築到歷史聚落

日治時期日軍曾在寶藏巖建設地下碉堡和駐軍兵舍,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此處留下的設備也被繼續使用。一九五〇年代,寶藏巖的民間違章建築僅有個位數,而一九六〇至一九七〇年代此處出現許多居民,違章建築也大幅增加,直到一九八〇年代已經超過兩百戶住家。

由於寶藏巖違章建築過多、鄰近新店溪,一九八〇年代臺北市政府以維持水利、整頓市容等原因計劃拆除寶藏巖社區,希望此處居民搬遷,造成許多附近大學生、城鄉所老師、社運人士、藝術家等發起抗爭行動,並於二〇〇四年被公告為歷史聚落,二〇一〇年開始由臺北市文化基金會藝術村營運部營運。

藝術與在地共存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以藝居共生的方式營運,可以分為藝術村使用區和居民住宅區。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行銷專員陳孟蓉提到,此處的房屋歷史較為悠久,若是前者區域有破損會盡量修復;後者則因為曾有居民長期居住、保有當地人回憶,而選擇維持原本樣貌。此外,由於寶藏巖屬於歷史聚落,建築結構和外觀需要維持原貌,駐村藝術家在牆面布展時也要更加小心。

在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中,不只藝術家可以舉辦活動,當地的居民也能提出他們的活動計畫,例如:藝術村導覽活動、利用閒置空間種植蔬菜、進行環境調查發展食農教育、舉辦工作坊和課程讓大眾體驗製作草仔粿、搓湯圓、包粽子等,大眾也能住在閣樓寶藏巖青年會所進一步參與居民生活。

使藝術以多元方式融入生活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每年都會舉行四季藝術徵件計畫,開放給表演、裝置、影像等多元藝術類型的臺灣和國際藝術家駐村一至三個月,過程中藝術家們能夠在此進行田野調查、創作、設展等活動。其中不只是國際藝術家能夠前來此處駐村,寶藏巖國際藝術村也和國外藝術機構合作,讓臺灣藝術家也能至國外交換。 

寶藏巖國際藝術村藝術推廣組王正馨副理談道,藝術進駐的主要任務是進行人才培育,藝術村則扮演提供空間、設備等資源讓藝術家嘗試各種素材、實驗和計畫的角色,甚至是引薦策展人、藝評人使其拓展藝術領域人脈,駐村期間藝術家們也能夠獲得更多相互交流的機會。

選擇進駐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的藝術家王怡婷表示:「因為我自己的作品風格,我喜歡有故事、歷史感的地方,而且寶藏巖屬於傍山而建,在臺北並不多見。」相較於臺北國際藝術村的白盒子展間,王怡婷更喜愛存在許多歷史痕跡的寶藏巖國際藝術村,她在駐村期間也結合窗外風景舉辦個人展覽。

除了短期駐村計畫,寶藏巖國際藝術村還有舉行微型群聚計畫、藝術沙發客計畫等,前者將臺灣藝術家駐村時間延長至一年以上甚至更久,他們每一年也能通過評鑑發表自己創作上的成果,同時也會對大眾開放其工作室進行參觀;後者則希望拉近藝術與大眾之間的距離,以輕鬆的方式討論藝術議題,而不僅是講者單向的資訊傳遞。

王正馨說道:「寶藏巖國際藝術村營運的目的是希望民眾有機會認識寶藏巖的歷史和藝術進駐是什麼。」許多訪客認為此處的工作室不常開放,但是營運團隊希望營造一個居民能夠發展在地計畫、藝術家能夠專注工作的環境,所以固定工作室的開放時間,期待大眾在進入工作室的同時可以和藝術家交流,並了解其創作過程。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