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下的學生劇場

政大麥高芬劇場音效組。圖片提供/林妤倫

【記者胡孫寧報導】二〇二一年四月台灣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後,指揮中心宣布停止室內五人以上、室外十人以上的活動,許多藝文活動必須暫停、順延,學生劇場沒有充足的經費及資源,表演及日常的練習更是被迫中止,也讓劇場必須在遵守政府防疫規範下,與疫情共存,找尋解決之道。

 新冠肺炎疫情爆發前,全國各大專院校的學生劇場一學期會有一次的表演,每次的表演都需要好幾個月的時間籌備,準備劇本、選角、音效、服裝、練習等,但在二〇二一年四月台灣本土疫情爆發後,為了配合政府的防疫規範,劇場的演出及練習幾乎都停擺。

 一個劇場的演出,至少會分工成表演者、舞台、燈光、音效、服裝、化妝等,因此即使將平常上課的理論改成線上授課,每個項目所需要的技術仍要實際演練才能上手,且每個分工都是不可或缺的,所以分流到劇場練習,也會因為缺少某些分工環節,效果大打折扣。

面對疫情的應變方法

 政治大學麥高芬劇場音效組林妤倫說:「即便我們音效組有些東西可以在家完成,但許多細節的調整及演練,如音量的大小等,仍然會需要到現場,才有效果。」她也提到,音效組已經是受疫情影響最輕微的,燈光組就必須要到現場才有辦法練習、準備,表演組也會因為須配戴口罩,無法看到完整表情,使得導演無法觀察表演者的演出是否到位。

  除了需要分流練習外,在疫情期間,場地租借的流程跟手續都會變得更加困難,此外,學生劇場的性質使得資金來源很大部分是表演的門票收入,輔仁大學戲劇社期末公演《變形記》的導演周宏翰說:「因為必須採取梅花座的形式,及限制人數,使得演出的門票收入無法負擔表演成本,排定的表演只能取消。」

 林妤倫表示,麥高芬劇場在疫情爆發初期,曾嘗試透過與校內影音實驗室合作,效法業界的劇團,拍攝表演的影片上傳到網路,但因為只能使用一台機器拍攝,無法像專業劇團的影片,有多個角度的鏡頭切換,效果不如預期,最終演出還是被迫中止。

疫情趨緩後的劇場

 隨著二〇二一年八月,台灣疫情較為趨緩,防疫警戒也從三級下降至二級,輔大戲劇社及政大麥高芬劇場為了避免造成防疫的破口,防疫相關的規範依然嚴格,練習時除了表演者上台時可以脫下口罩,所有的工作人員,包含在後台的表演者,及不在台上的表演者都會配戴口罩。

 此外,麥高芬劇場也開設了線上表單,要求所有的成員每天量測體溫後,填寫表單,劇場所有成員都到現場排練時,也會要求全部人完成快篩。

 周宏翰提到,輔大戲劇社特別要求所有工作人員在表演時,配戴黑色口罩,與穿著黑色衣服原理相同,都是為了避免在更換場景舞台昏暗時,觀眾被其他顏色的物品影響觀演的情緒。希望在遵守防疫規範的前提下,盡量不打擾觀眾的感官體驗。

 防疫規範仍然維持二級警戒,輔大戲劇社、政大麥高芬劇場都在不斷地找尋各種方法與表演模式,在確保不會造成防疫破口及保障觀眾安全的前提下,讓學生劇場重新開始運作,使劇場與觀眾能夠達到雙贏的局面。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