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飲業工讀生在疫情下的艱辛

員工們在萬聖節活動時的裝扮。照片提供/CC

【記者汪慈衛報導】臺灣疫情爆發以來,各行各業多多少少受到影響,餐飲業更是因為客流量減少而受到衝擊。然而二〇二一年五月疫情變得更加嚴峻,許多縣市禁止餐廳內用,餐廳營運收入減少,使得餐廳經營越加困難,在餐廳工作的工讀生們也面臨遭遇砍班或留職停薪的困境。

無法負擔生活費的工讀生

 Texas Roadhouse德州鮮切牛排是一間美式料理餐廳,其位於臺北市信義區微風松高百貨的分店已在該處邁入第七個年頭。

 疫情對德州鮮切牛排造成很大的影響,除了因為客流量的減少造成營業額下滑,生意最好和生意最差的時候,營業額相差至幾十倍。店面的租金、水電費、食材耗損費等等,都是餐廳必須承擔的支出。在人事成本上,由於它是美商開展餐飲集團旗下的一間餐廳,薪水本就會比一般餐廳稍高一些,再加上現在的餐廳比起請正職員工更傾向於徵工讀生,只有較高職位的人員才會聘請正職,所以餐廳內的工讀生數量遠多於正職員工。

 對於餐廳的正職員工來說,在面臨被減班的情況與企業規範之下,一週必須工作時數滿四十小時的員工,在疫情期間可能只能做到二十小時,剩下沒做滿的時間就與年假相抵。

 然而,工讀生的工作本就是彈性排班,由於餐廳客流量極少且工讀生的人數非常多,工讀生隨時會被砍班,可能今天來到餐廳本來是要做八小時,但因為客人太少所以只需要做四小時,這缺少的四小時對必須自己養活自己的工讀生來說是生活上的重擔。

 除了減班以外,工讀生也可能被留職停薪,這段時間他們沒有收入來源,若是出門到處找工作、面試,也會增加染疫的風險。

面對困境 工讀生尋找新出路

 CC(化名)是德州鮮切牛排松高分店的工讀生,今年二十六歲,已經在這家餐廳打工四年。在疫情的影響下,CC也面臨被減班的情況,最糟糕的時候甚至被留職停薪長達三個月。

 CC分享她在餐廳工作期間看到的情況,她表示減班與留職停薪致使許多工讀生無法負荷生活費的支出,此時一部份的人可能會選擇乾脆辭職離開,另尋他路,其中,若是還不急著找工作的學生,便會專注在課業上,生活費由家人支出。而選擇留下的人裡,能力較好的人或許會去找家教兼職,在疫情期間運用遠距教學的方式賺取生活費。然而也有部分的人為了養家糊口,必須在留職停薪期間去當工地的臨時工,收入有一餐沒一餐,極不穩定。

 CC起初被留職停薪時,覺得疫情可能只是爆發一下,咬牙忍個一兩週,最多到一個月,就又可以去上班了,然而這一停卻是停了三個月。

 這段期間,CC待在家中,靠著存款和父親一起生活,因為疫情的緣故,也難以另外找到兼職。在無法負擔生活費時,CC開始思考是否該轉換跑道,或者學習新技能,找個正職的工作,比起工讀收入來源更穩定。於是CC想將這場危機當成人生的轉捩點,利用不用去餐廳工作的時間,來唸書準備國家考試。

 目前臺灣疫情已稍有趨緩,餐廳也開始聯絡留職停薪的工讀生們是否願意回來工作,CC表示她現在一天的排班時數約有四到六小時,若是情況變得更好,應該有辦法變回一天八小時。雖然減班使她收入變少,但這也代表她有更多時間為她接下來要走的路做準備。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