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陽補習街小吃店 與疫情共存

「小鳳小吃店」老闆劉鳳英。提供/劉鳳英

【記者張綱報導】「小鳳小吃店」老闆劉鳳英開設以販售以日式丼飯和烏龍麵為主的店面,坐落於台北市信陽街旁的一處小巷內。由於位在「南陽商圈」範圍,被眾多補習班、百貨公司所環繞,學生和上班族也成了小吃店內的兩大主要客群。自去年新冠疫情爆發以來,店內因為顧客人數銳減使生意受到很大影響。在疫情下,劉鳳英持續經營「小鳳小吃店」,與疫情共存。

南陽商圈的商機

 由台北市南陽街、襄陽路、重慶南路及忠孝西路所涵蓋的「南陽商圈」範圍,大小路交錯,小巷林立,租金相對其他靠馬路旁的道路便宜許多。六十多年以來大小補習班林立,因而吸引許多商家進駐。

 劉鳳英表示,十多年前本來在「南陽商圈」附近工作,後來經過多次觀察這個商場後,認為在這塊區域經營餐飲業是可以「做到三餐」的,倒閉的機率較低。劉老闆認為,因為南陽街商圈鄰近臺北車站等轉運中樞,因此經過這個區域的通勤族勢必會對早餐有大量的需求。學生則是午晚餐的主力客源,包括高中職和大專的學生,在放學後進補習班前有用餐的需要。

 劉老闆深知,相比如九份等觀光區,位於「南陽商圈」的主要客群為台灣本地民眾,並非觀光客,因此價錢還有營業時間等都需要很貼近以學生和上班族為主的民眾。劉老闆表示,「因為每個顧客都有一個固定的開銷,價錢若訂太高真的不是每一個人都吃得起。」

店面疫情前後的變化

 「小鳳小吃店」每天最多顧客光顧的時段是中午的十一點半到兩點和晚上的四點半到七點。劉鳳英表示,新冠疫情在去年爆發前,上班族和學生各佔客源的一半,所貢獻的營收也是各佔一半,在還未扣掉成本前,店面每月營業額可達到十幾萬。

 自疫情爆發以來,店面每月營業額掉至五位數,劉鳳英表示,「營業一個月才賺幾萬,付個房租就沒有了,現在真的在吃老本」,更不用說水電、瓦斯、食材等基本固定開銷。

三級警戒下店面生意更加慘淡

 根據教育部當時依疫情指揮中心公布三級警戒後制定的法規,學生在三級警戒下無法進入補習班學習。對於一半客源為學生的「小鳳小吃店」來說,這無疑是雪上加霜的消息。劉鳳英表示,因為學生客源完全消失,自五月十五開始到月底的十五天,營業額掉到約原本的兩成。

 劉鳳英補充,六月時,營收掛零。七月因為降至二級警戒,加上疫苗也有一定的普及率,月營收有小成長,「但也只有成長將近一成」她說。

嘗試在困境下另謀經營方式

 雖然不像區域內許多連鎖店有來自加盟店和人事成本的壓力,但持續的虧本生意也讓劉老闆試圖另闢蹊徑。今年六月逢疫情三級警戒,劉鳳英決定調整開店時段,早上開店下午就關,因為知道店面開越久就越虧水電。

 然而效果不彰,僅是一些老客人光顧。劉鳳英表示,過沒多久,因為三級警戒一直持續,老顧客也越來越少光顧,「他們可能就來一兩個禮拜,後來就不來了」劉鳳英說。劉鳳英最後果斷決定暫停營業,以防在成本消耗上繼續失血。

隨時想好未來計畫

 劉鳳英表示,因為怕被「匡列」而無法正常開店做生意,因此都戰戰兢兢,不敢隨便出門。她並表示,雖然打過兩劑疫苗,但因為是捷運通勤上班,自己還是在下班後就馬上回家,「能閃避人群多遠就閃避多遠。」劉鳳英說。

 在疫苗施打率逐漸普及的情況下,防疫措施逐間鬆綁,街道上的人群也開始出現,然而劉鳳英表示:「連假的人潮都緩不濟急,營業損失沒有這麼容易救回來。」劉鳳英持續每天例行八小時工作時間,每天準備食材、接待客人,配合學生與上班族的上下班時間,繼續在小巷內扛起這間小店鋪。

 劉鳳英表示,如果疫情持續惡化以致無法開店,她會尋找其他兼職機會,或是嘗試販賣其他東西以尋找更廣出路。「可以撐就撐,如果持續一直這樣,就收起店面或賣別的東西,我們會持續去嘗試,我們沒有那麼容易被打敗。」劉鳳英說。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