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生活人物 「密室逃脫」外場小天使

工作人員正在快篩。 照片提供 / 劉邦羽

【記者陳佳彤報導】實境互動式體驗的「密室逃脫」遊戲,由於符合年輕人具有冒險挑戰的個性,以及享受人際交流與互動的特性,近年來成為最受年輕族群喜愛的休閒娛樂活動之一,密室逃脫產業的空間規模及遊戲的開發,也因此不斷地蓬勃發展。然而,民國一一〇年五月中疫情延燒全台,三級警戒使得密室逃脫場所面臨停業的危機。

外場小天使 常務營運專員

 在台北市一家密室逃脫工作室擔任常務營運專員的劉邦羽,負責外場、人資管理兼內部營運相關工作。外場的工作主要是接待玩家、介紹遊戲規則,以及引領遊戲的進行。人資的工作則是招募及培訓工讀生。而內部營運的工作為規劃場館的特別活動和設計新遊戲等等。劉邦羽活潑且擅於人溝通的個性,同時又特別喜歡新奇的事物,因此投入了密室逃脫行業。

三級警戒下 工作場域的實況

 五月中疫情警戒至第三級,劉邦羽所屬的工作室也面臨停業的巨大衝擊,從接待玩家一場接一場的忙碌狀態中,突然變成只有員工們相視無言,不知所措的場面。所幸,老闆並沒有要求員工休假停薪,仍然維持正常上下班時間,而這段無法營運的時間,正好提供了員工們可以進行場館維修、環境美化、更新遊戲、設計新遊戲主題的好時機。

 工作室在這段期間更新了兩款大主題的題目與環境,劉邦羽說道:「在環境上做最多的就是將掉漆的部分進行粉刷修補。那在題目的更新上,我們會思考玩家之前都比較容易在遊戲的哪個環節卡住,是不是題目的資訊不足,或是帶場人員覺得哪個環節不太順暢,我們就會針對這些部分改善題目的資訊和帶場流暢度。」

燃起希望後的混沌狀態

 原本以為只是維持兩個禮拜的暫時停業,沒想到,卻歷經兩個多月沒有任何收入的窘境。在七月二十七日,指揮中心宣佈全國疫情警戒降至二級,以為終於可以敞開大門,迎接玩家們的到來,但卻發現密室逃脫場所的開放不明確。因此,全台業者們聯合向經濟部詢問,雖然經濟部回覆可以開放,但卻面臨許多質疑的聲浪。無可奈何之下,從八月開始,全體員工仍然面臨停班停薪的狀態。

配合防疫 照護玩家及同仁的措施

 工作室從八月中開始營業後,配合防疫措施,玩家及員工皆須戴口罩、實名制、戴手套,員工更須配戴護目鏡及實施快篩,而「場間消毒」更是其中一項很重要的防疫措施。當然,面臨到的困難也不少,由於一組玩家體驗結束後,員工們就要花費五到十分鐘的時間,將每個道具和佈景消毒一次,有時還會拖延到下一組玩家的體驗時間,讓員工感到非常困擾。

 另外,也遇過玩家不配合防疫規範,甚至是客訴的狀況,劉邦羽說道:「因為遊戲過程中會需要玩家互相溝通,那就會有玩家因為戴著口罩講話很喘,所以就把口罩拿了下來,我們員工們遇到這樣的狀況也都會一再地提醒,但之後卻會有玩家客訴說戴著口罩的規定很麻煩,他們都不會覺得這聽起來很荒謬嗎?當然這種不講理的人還是少數啦,大部分的人都願意乖乖遵守。」

疫情前後 天壤之別的營業狀態

 即使現在開放營業了,工作室的經營狀況其實也沒有大幅地改善,劉邦羽表示:「因為疫情爆發的時期就是在密室逃脫業的暑假旺季,所以就算現在疫情比較趨緩了,可是年輕族群都已經開始上學、上班了,而且大家也害怕疫情會再次爆發吧,所以也不像以前那麼常出遊了,這對我們來說真的蠻傷的。」「就去年和今年八月同一款遊戲來比較,今年不管是最熱門還是最冷門的遊戲收入都只剩下去年的不到兩成。」

期許更多人認識「密室逃脫」

 經過這次的疫情,讓劉邦羽發現台灣還是有很多民眾不太了解密室逃脫這個產業,其實密室中的空間並非如此擁擠,而工作室也都會嚴格遵守政府規定的防疫規範,因此只要玩家們都願意配合,不論是玩家還是員工們,都可以安心又快樂的體驗密室逃脫的樂趣。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