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樹梅坑溪.阮ㄟ報》喚起阮ㄟ使命

 


【記者蔣亞岑、張傑茜、李玟霓報導】儘管曾因經費困頓、社區報定位不清而忍痛停刊,但工作團隊想起創立《樹梅坑溪.阮ㄟ報》的初衷,「希望讓更多竹圍人認識這塊土地」,決定繼續堅持這份使命,用《阮ㄟ報》紀錄樹梅坑溪流域中的故事,讓竹圍居民建立起對社區的情感和認同。

不只是「臥房城市」《阮ㄟ報》喚起在地認同

 

「我們希望能將這兩年在樹梅坑溪流域所獲得的訊息和感動用文字傳寫下去,讓更多竹圍人認識腳下這塊土地。」《樹梅坑溪.阮ㄟ報》於民國一〇二年由蕭麗虹所創辦,希望藉由社區報讓舊的和新的竹圍住戶都可以重新建立起對這個地方的連結感跟認同感。


樹梅坑溪以往為竹圍地區居民灌溉、飲用的重要水源,河川生態豐,卻逐漸被竹圍人遺忘。 

攝影/李玟霓


《樹梅坑溪.阮ㄟ報》專案經理陳彥慈表示,社區居民大多白天到外縣市上班,晚上才回家睡覺,竹圍社區中白天幾乎只有小孩與老人,因此竹圍有「臥房城市」之稱,當時蕭麗虹認為這樣的都市性格導致居民對於土地毫無認同感。

蕭麗虹形容樹梅坑溪象徵竹圍社區的意識,樹梅坑溪六十年前滋養了竹圍的土地、六十年後成為竹圍的下水道,它沒有叫苦,只有默默的傾流著,因此將社區報命名為《樹梅坑溪.阮ㄟ報》。六十年前竹圍人靠這條溪流生活、六十年後竹圍人不認得這條溪流,它沒有發聲,只能等待著被竹圍人遺忘,因此蕭麗虹希望以《樹梅坑溪.阮ㄟ報》為起點,喚起居民對於土地的在地認同。

以藝術出發 止步於迷惘

《樹梅坑溪.阮ㄟ報》每月發行二千份,是一份以藝術文化出發,關心社會永續與生態,以藝術回饋社會的創「藝」者的刊物。

《樹梅坑溪.阮ㄟ報》第二期的「樹梅坑溪社區剩食圖鑑:食物作為城市生活的隱喻」參考香港開發邊境土地,成立社區農場,希望再創邊境土地價值的概念,透過樹梅坑溪環境藝術行動,以食物為對象,考察在地食物的生產、供應、使用、剩餘及再用等資訊,思考城鄉共生的實踐方向及意義,並透過報導喚起居民對於土地的生態重視。

「大部分的社區居民他們都不會跨過天橋,跨過涵洞來到工作室。我們想要跟他們聊的議題可能也很難touch到他們的生活,所以社區報是其中一種方式。」陳彥慈認為,社區報是讓社區交流的捷徑,它不僅是一種記錄,更是一個串起社區共同意識的邀請函。

《樹梅坑溪.阮ㄟ報》專案經理陳彥慈將辦報視為一種社會責任。

攝影/李玟霓

除此之外,《樹梅坑溪.阮ㄟ報》的營運模式一直是一個解決不了的問題,除了刊物內容與設計問題,報紙遲遲無法找到定位與未來走向,因此社區工作室決定於一〇五年忍痛停筆。

找回初衷 繼續完成使命


停刊一陣子後,淡江大學建築系黃瑞茂老師重新分析社區報的定位和走向,發現他們的報導大多以生態為名,並在竹圍進行實踐。他認為,辦報過程重新定義了藝術,相較於原先對於藝術的認知是藝術品或展示品,《樹梅坑溪.阮ㄟ報》將藝術重新界定成一種行動。

社區報做為一個藝術的媒介,黃瑞茂認為,最積極的作為也許是成立地方型的「智庫」,以民間的力量細水長流的陪伴社區,為地方書寫記憶、留下記錄,匯流成屬於地方的歷史,這也是《樹梅坑溪.阮ㄟ報》想表達的價值觀。

黃瑞茂老師徹頭徹尾的分析這份社區報之後,建議《樹梅坑溪.阮ㄟ報》透過務實的累積和作為,將許多藝術、環境、社區、教育等不同的事情串在一起,這種串連的能力可以瞄準下一個行動。

其次,黃瑞茂說,社區參與的意義在於「行動與想像力的動員」,如果社區報做為社區參與的介面,所設計出來的計畫要更務實,要有行動意識和承諾。最後,「藝術介入」已發展成為「生活實驗」,當面對真實世界時,每一個計劃都應是跨領域的合作,更重要的是與居民一起工作。

「雖然不是期期如意,卻是真的用心在做。」陳彥慈說,他們曾收到讀者來電,一位老伯伯因為看到社區報報導寫春聯的故事,特地送毛筆給他們,希望能繼續在社區裡推動寫書法的活動;大竹圍助紮團也透過社區報關心竹圍附近的流浪狗兒。這些都是他們所關注的話題,竹圍藉著社區報串起居民的連結。

陳彥慈認為,《樹梅坑溪.阮ㄟ報》從樹梅坑溪的環境藝術行動向外延伸,談藝術、談生態、談社區參與、談河川整治,凡是跟竹圍有關的事就是樹梅坑溪流域的事。

翻回第一期,創刊辭寫著:希望這份刊物能拋磚引玉,鼓勵更多的在地人參與在地事。陳彥慈笑著説:「我們想把初衷繼續做下去。」因此他們決定復刊,完成將竹圍所獲得的訊息和感動繼續用文字傳寫下去,讓更多竹圍人認識腳下這塊土地的使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