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生家屬獲日賠 漫漫申請路

樂生青年聯盟志工林承鴻與院民對答如流。                     

 圖片提供/林旻臻

 【記者戴穎慈專題報導】繼民國九十五年,台灣漢生病患者獲日補償後,患者的家屬也在民國一○八年勝訴,並獲得日本政府的相應補償。多名維權人士、立委、律師於十一月廿七日召開記者會,向外界宣布勝訴消息,也呼籲衛福部提供協助。

 根據去年通過的《漢生病家族補償法》,只要家屬為「曾於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以前入院的患者」,即可獲得日本政府的賠償。然而,申請賠償需要當年的入院證明、戶籍等資料,也可能有符合資格者為避免受到歧視選擇沉默,過程不易。

 國際愛地芽協會台灣分會理事林秀芃表示,雖然社會對於漢生病的不理解和歧視仍在,但改變也持續進行。走在台灣前頭的日本承認歷史錯誤,也陸續賠償漢生病患者及其家屬;台灣則在民國九十七年通過《漢生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林秀芃說:「台灣也會繼續跟上去。」並希望當年的患者家屬能一同站出來。

 除了希望有更多家屬獲得勝訴消息,多名律師、立委、維權人士也呼籲政府提供協助。台灣蠻野心足生態協會律師蔡雅瀅表示,政府有最完整的資料,應該積極尋找家屬、加強台日合作。立委邱顯智說,台灣政府需要有積極作為,家屬才會有勇氣站出來。

日本之後 台灣能否迎頭趕上?

 依照《漢生病家族補償法》,一九四五年八月十五日以前入院的台灣患者家屬,包含「配偶、父母子女」、「兄弟姊妹及其他同居親屬」,將分別獲得一百八十萬及一百卌萬日圓(約台幣四十九萬及卌五萬元)。

 法案的起因,是日本求職者因為「漢生病患者家屬」的身分受到歧視、丟了工作,因此對政府提出訴訟。熊本裁判所在去年六月判定日本政府敗訴後,政府放棄上訴,並旋即制訂配套補償,首相安倍晉三更九十度鞠躬致歉。

 勝訴後的台日合作,由台灣負責找出符合資格的患者、家屬,並由日本律師申請補償。長年擔任樂生院民義務律師的陳孟秀律師表示,許多漢生病患者在兒童時期就被帶離原生家庭,子女則被強制送養、甚至改名換姓以避免遭歧視。因此,迫切需要詳細且可靠的入院證明等資料,以協助確認家屬關係。

 台灣也在民國九十七年通過《漢生病患人權保障及補償條例》,給予民國三十四年十月廿五日入院前的漢生病患者補償金。與日本不同的是,該條例的補償金無法由患者家屬繼承,政府也尚未公開承認「隔離漢生病患者」為國家應負責的歷史錯誤。

 陳孟秀律師表示,樂生議題是轉型正義的一部分,也同時考驗著政府對待弱勢族群的智慧。陳孟秀律師說,漢生病與新冠肺炎同樣為法定傳染病,台灣政府可以把握機會,從歷史省思傳染病相關處置、立法的完善度與效果,更能向日本政府學習。

勝訴背後 志工院民長年攜手

 傍晚的樂生療養院舊院區中,蓬萊舍燈火通明,照亮一張張年輕面孔。樂生青年聯盟在十一月七日、十四日,舉辦「漢生病友國際法律扶助工作坊」,為參與者說明台灣漢生病病友對日訴訟的進度,並希望招募更多協助人才。

 樂生青年聯盟成員林秀芃拿出一疊厚重的補償申請書,向參與民眾解說志工未來可協助的訪談工作。林秀芃表示,訪談過程需克服日文、兩國制度不同等問題,但會越來越上手。而訪談工作除了是為協助院民、院民家屬申請補償金,更是為了增加院民們與外界互動的機會。

 實地走訪樂生療養院,可以見到許多親切的院民。長年居住於此的潘萬進、黃文章先生都已高齡八十多歲,仍能生動地敘說年輕時試圖跑出樂生療養院、上街看電影的回憶,更表示相當喜歡與學生們相處。他們說,是學生讓他們「醒起來」、「發現自己有人權」。

 樂生青年聯盟志工林承鴻說明,這次協助申請日本補償的志工,主要負責訪談院民的入院基本資料、與家屬間的互動。林承鴻表示,院民與學生互動自如,也相當關心外界,彼此間不會缺話題。他笑說:「有時他們掌握的時事比我們還清楚。」

 能夠以一口流利的台語和經過的院民噓寒問暖的林承鴻,在加入志工行列前,是個台語表達能力不佳的外地人。但多次探訪後,讓他建立起與院民間的好關係,林承鴻說:「真的是我們要謝謝他們。」是因為院民的堅持,才會有今日的樂生。「勇敢」與「堅持」是他從樂生院民身上學到的寶貴一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