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紙本不滅——新世代在花蓮《西日誌》


【記者劉俐君、鄭芊芷、張詠晴報導】以偏鄉社區為主軸,除了想讓偏鄉的故事被外地人看見,洪敘銘說,《西日誌》更強調的是,「可以帶給更多當地的居民,認識到自己的文化跟自己的重要性」。

或許是因為《西日誌》的人員多來自中文系及華文系,雖然平均年齡不過卅歲,比其追求網路化,他們更堅持紙本的流通;也因為剛踏入媒體這個領域而吃了點苦頭。雖然過程辛苦,《西日誌》始終維持每月出刊,為的就是將自己的理念和在地的文化持續地傳達出去。

對紙本的堅持

「紙本的東西我們有我們的堅持,就是不管怎樣,紙本要有。」《西日誌》專題編輯洪敘銘堅定地說。在這個強調一切電子化的時代,許多媒體力求精進網路版面,為的是適應網路化的潮流,接觸更多讀者,但相反的《西日誌》想用利用紙本接觸更多「當地」的人,探討人、土地與文化之間的連結。

中央山脈及海岸山脈分別位在花蓮的東西側,交通成了花蓮居民日常生活需要面臨的問題;也因為交通不便,就算擁有3C產品,許多部落沒有網路,或者網路信號很差,所以無法接受到很多的資訊內容,因此花蓮仍是一個非常仰賴紙本傳播媒介的地方。


一次工作造就西日計畫的出現

原本同為專題編輯的李佳凌曾做過兩個服務業的工作,但在網路上看見了在牛犁社區協會工讀的機會,她決定試一試:「我想做一點跟自己科系比較有關聯的,或是說可以盡上一份心力的事情。」在裡面,她認識了同在協會工作的洪敘銘,同樣有為社區付出的精神,加上當時花蓮市文化局社區推出行動方案,就運用四個月的時間啟動西日計畫的創刊號。

洪敘銘笑著說,當時為了申請助社區行動方案,要有一個單位,想到新聞報導金門以古代生物——鱟為主題做成文創商品,將單位名稱叫做小鱟。後來因為這個概念太難解釋了,對大家來說又是生難字就與刊物的名稱《西日誌》同名,直接叫西日計畫。


          《西日誌》專題編輯李佳凌看見記者帶紙本的《西日誌》,在訪談過程中翻閱了起來。                                                                                                                                    攝影/劉俐君

「算是我跟敘銘想要做的事情,他說他想要做關於社區理念的報導,我們一起去做、去採訪。」對於這個報紙的開始,《西日誌》編輯李佳凌說得輕鬆簡單,但其實從一個文字工作者身份轉換為記者有許多需要調適,作為一個團隊,也有許多需要磨合的地方。

創刊號,從零開始

在洪敘銘的口中,《西日誌》目前還沒有經費上的問題。但是他說:「可能所有問題都是人的問題。我們會遇到的問題,也是人的問題」。

《西日誌》創刊號第一個進去的地方是花蓮縣的最南端——富里鄉的豐南社區。洪敘銘用「瞎子摸象」、「亂做一氣」來形容第一次採訪的經歷。他們坐火車到富里車站,再花四十分鐘的時間騎機車到海岸山脈裡面的豐南。「因為花蓮南部的火車很少,所以有時候火車不方便,你就只能騎機車,就會想說我們到底在幹嘛。」


回憶那時,「我們什麼都不懂,我們會那些技巧,可是我們對這個地方不瞭解,不知道要找誰,不知道要報導什麼……」洪敘銘說:「後來採訪的結果就是很空泛,因為很像遊記,也沒有什麼很深的文化底蘊,跟我們一開始預期是完全不一樣的,就好像一群人花了錢去那邊玩,雖然說照片很漂亮,可是就覺得不是我們想要做的東西。」

缺乏社區實踐的《西日誌》記者失望而歸,幸運的是,他們之後在網上找到了豐南社區的社區發展協會,並成功聯絡到豐南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阿美族的藍姆路▪卡造,作為他們的領路人。

於是,洪敘銘他們總共去了三次豐南社區,最終完成報導。找到了扮演領路人角色的人,他們由此摸索、形成一套採訪觀念——藉由社區發展協會的窗口,能夠實際帶領寫作者去到傳統的文化領域,才能夠發現真正重要的象徵、精神、標的,才有辦法採訪到關於這個地方、這邊人值得被看見、探索的東西。


在爭論中轉型

堅持同樣理念的一群人,也不可避免會出現分歧。洪敘銘回憶,去年十、十一月份的時候,他們有過一次大的爭論,關於工作分配與預計規劃不一致的問題。「有些人可能很願意去寫稿子,但他沒有辦法或許不想要去做整合和策劃,他覺得壓力很大。」重新分配職位之後,洪敘銘從指導員的角色過渡到企劃的位置。

《西日誌》專題編輯洪敘銘接受本報記者採訪。                                                                         攝影/張詠晴

後來洪敘銘也做了反思,在實踐與討論中,《西日誌》的策劃形式由主題先行轉變為對象先行,先確定要採訪什麼人,在想辦法幫那些報導匯整成一個主題。《西日誌》一直堅持每一期都要有一個明確的主題,並且每期主題連貫下來構成一條大方向的脈絡。

洪敘銘表示,相較於社區報常見的模式——每一期固定三到五個社區的報導,《西日誌》更像是專題報導。而這個專題報導裡面,又包含社區的元素、內容,背後有一個以花蓮為主、在地的社區或者場域。「但我們不直接說這個社區怎麼樣,我們是先去提這個社區的一些生活的態度,或是值得報導的事情。」


改變自己,再改變世界

「我們希望寫作者可以找到自己跟這片土地的關係。」洪敘銘半開玩笑地說:「因為我們錢不夠。所以無法從大眾開始,所以就是反過來。」他希望《西日誌》的記者從自己的生命經驗入手,去回想哪些內容值得報導,通過共通性感受,闡述地方特色或該地不為人知的一面。

洪敘銘清楚大家在這個工作上可能都沒有辦法長久的做下去。但他希望能通過這個方式讓大家去學習到對生活的一種敏銳度,知道什麼東西是值得書寫的。「我們現在至少有載體,我們就可以儘量把它傳達或是留下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安定力量陳俊憲 盼政府重視家庭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