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農村中的結晶——旗美社區大學校刊的足跡

 旗美社區大學校長張正揚(左)與校刊總編輯劉逸姿(右)。                                             攝影/劉德苓

【記者劉德苓、林妤瑄、陳雅婷 報導】
現代訊息量龐大,很多事情總是一眼匆匆便被人遺忘。但是在這樣快速的時代中,仍有人堅持著自己的理念,想將最純樸的一面保存在白紙上,並將紀錄流傳給後人,進而引起大家的關注——旗美社區大學校長張正揚,正是其中的一人。



社區報不僅只為記錄 也為連結地方上的人

張正揚說,《旗美大學社區報》自第一年成立時就有兩個辦報宗旨,第一個目的是想要留下紀錄,第二個目的則是想要讓各個區域有所串連交流。

旗美社區報不僅僅只為「紀錄」發生了什麼事情,也為了要連結地方上的人,讓在不同地方的人能互相了解對方的理念,也想把所記錄下來的東西分享給大眾。


張正揚說,他們記錄了很多東西,不單只是旗美社區大學內的相關事情,更多的例如辦學經驗等,使得現今仍可以清晰地看到從前校刊發展的脈絡。未來如果有人想了解旗美社大走過的軌跡,校刊會是一個很好的素材。他在每一年底都會寫下今年發生了什麼,做簡單的回顧,不僅整理自己的想法,也能和其他人互相交流。

在這樣的回顧中,張正揚分享農村辦學經驗說,農村擁有不同的特別條件和資源,但也在這樣的限制下,人們必須要開拓新的思路——如何找到出路,以及更大的可能性,如課程的分班。分班必須廣佈在九個鄉鎮社區內,同時要平衡分班的地區差異性,也要穩定地建立本部跟其他社區的連繫。在不斷地推敲、演算下,旗美社大在這種過程中去學習、並去熟悉這個地方的文明。

學區過大學員通勤耗時 只好到各社區設立課程

同時張正揚說,因旗美學區的範圍比整個新北市還要大,偏鄉地方的學員光是從家裡到學校上課就要花上一個多小時,可能就會佔用到他吃飯時間。結束課程後,回去也是如此。通勤問題使得社大沒有辦法在旗美本部設立一個傳統的學校,讓大家來這邊上課。

為了解決學員耗時通勤問題,旗美社大選擇到各地的社區裡設立課程,但如此卻產生其他問題。由於學員上課下課只在他們的社區裡面,他們可能從來都不會到學校本部的辦公室,也無法得知其他班級的上課內容。張正揚認為,需要有一個東西告訴學員其他地方發生什麼事,才不會讓講師、學員對於社大的認識只限制在自己的班級。他期許社大學員與講師們,能夠時常交流、定期更新訊息,因此,成立旗美社區報,以串連旗美區。

校刊第一年非常陽春 只有二個版的折頁

張正揚在第一年,旗美社區報就相當有企圖心。但是因社大的所有人都不是專業的刊物裁定人才,對於器材也都還在熟悉,所以第一年出來的刊物非常的陽春,是兩版的折頁;但在慢慢熟悉刊物和學習之下,刊物蛻變成四版。而隨著時間推進,再從四版變成八版,同時也從黑白轉變成彩色印刷。

在早期,旗美社大的工作人員僅僅只有七位,而七人裡面只有一位負責編排。張正揚笑著說:「那是非常辛苦的,因為那人同時還會有其他工作要做。」再加上在社大裡每個人都是身兼多職的,有些工作人員在社大之外還有自己的工作,編報過程是相當克難的。

長期以來,旗美社區報的讀者多為社大的學員及講師,所以校刊內容很多都是學習心得、課程觀察等心得文章,時效性來說相對較低。然而,除了人力不足以外,種種因素常常使得出刊的進度嚴重落後,甚至沒有辦法在預定的時間發行。這種情況直到二〇〇七年總編輯劉逸姿加入後才變成一年六期,出刊頻率漸趨穩定。

社區報定型為雙月刊 近期發行量一千一百份

從劉逸姿開始接手後,確定旗美社區報是雙月刊,就一直維持兩個月出一期。舉例來說,當期校刊做一二月的內容,但實際上出刊的時間卻會是在三月。而在出刊前一個月的月初或月底會舉行一次編前會議,討論對於這一期的校刊稿件規劃、想法等。會議結束後,大概有一個月的時間讓大家去邀稿、或是有自願者要認領寫稿,接著各自去分頭完成作業。截稿時間到,就把稿件回收給劉逸姿進行最後的彙整編輯。當時的旗美社區報並不是以處理即時的、立即性的、有時效性的新聞為核心。

而經費上,社區報主要的經費來源不外乎是來自地方政府的補助,但是在某些「特殊時期」,還是會由社大的員工們自掏腰包,以求能讓社區報以最好的方式呈現。例如,先前旗美社區報決定要發行彩色版時,所需經費非常驚人,但因為張正揚的堅持,最後仍成功地發行了彩色版,而不足的經費就由他贊助。

旗美社區報的發行份數並不多,歷來都印一千二百份,發給社大學員約八、九百份後,剩下的則送給與旗美社大友好團體,再剩下的則作為社區工作的宣傳、公關品。但近來在社大的學員人數下滑,發行的份數隨之減少,工作人員們也發覺大家並不那麼愛看紙質品,秉持著不浪費資源的想法下,最後以一千一百份作為近期的發行量。

莫拉克風災後轉型 協助反應災區林林總總

二〇〇九年發生莫拉克風災,旗美社大決定讓校刊轉型為災後重建的即時性通訊媒體,處理即時、緊急的新聞。風災期間的旗美社區報不同於以往,準時發刊,發行量高達數千份,對災情更是進行充分的報導。與過去不同的是,社大的工作人員只從事文字編輯,原來的美術編輯則是外包給外部廠商處理。

在整理莫拉克風災災情報導的時候,張正揚意識到一件嚴重的問題:非本地的人並不清楚災區居民真正的需求。像是當初災區一直收到棉被,已經超出當地需求量,多出來的就被堆在外面的斷橋上,生灰風化。

「災難很容易被忘記。就是災難發生的時候,大家就很容易熱血沸騰,但是也很快消滅,就是因為我們現代人的訊息量太大了,就很多都暴露在訊息超載的情況底下。」張正揚如是說。

張正揚校長拿著「紀錄」的月曆。                                                                             攝影/林妤瑄

事實上,災區需要的其實不多,但眾人總是沒有掌握真正的問題;而災區更細緻、更進階一點的需求也沒有傳達給大眾,並沒有一個良好的平台能成為雙方溝通的橋樑。也因此,張正揚覺得校刊可以協助、反應災區林林總總,作為社區的溝通平台,讓世人看見這些居民真正的需求。經歷了這四期報導的經驗,讓張正揚看到了旗美社區報未來還有更多未知的可能性。

手機版本的推行勢不可避 考慮外包製作電子書和架網站

旗美大學社區報也不免受到現代電子化的衝擊,不論地區,在農村的學區同樣受到智慧型手機的衝擊,手機版本的推行勢不可避。張正揚和劉逸姿都表示,未來考慮將社區報改革電子版,,。由於在這方面專業不足,他們目前考慮以外包的方式來製作電子書和網站,讓讀者也能用自己的智慧型手機閱讀社區報。

旗美社區大學社區報的點滴。                                                                                    攝影/劉德苓

張正揚對於辦報的理念與他辦學的理想相呼應,不只要組織地方,甚至要擴大範圍,包含各式各樣的人與議題,是一種結晶紀錄。他並希望可以透過社大這個平台,讓大家可以互相認識,使不同發展程度的鄉鎮區的學生們可以相互交流、激勵,並回頭反思有什麼是自己可以做、要去關心的。

張正揚期許社區報所留下的紀錄得以留待後人參考,並且宣揚農村價值。他認為旗美區農村的資源、生活條件都不是那麼的好,但在這些情況底下所發展出來的生活方式,怎麼樣在有限的條件去做資源最大限度的運用,這種記憶和知識更值得被記錄下來。校刊將學員在農村的學習成果呈現出來,張正揚希望未來能有更多人關注,進而使更豐富的資源流入,引起相關的行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不辣呷韓國料理」為愛從外行到內行

【記者高鈺婷報導】位於福壽街的「不辣呷韓國料理」,老闆是一位道地的韓國人Jamie,因為台灣妻子而定居台灣。從原本的不會做料理到現在開了兩間韓國料理店,時常不到晚上八時便販售完畢。除此之外,老闆還販賣自製的韓式泡菜及烤肉組合,廣受客人喜愛。

鼓勵運動 中平國中籃球夏令營開課

【記者劉家叡報導】中平國中舉辦「一○七年暑期籃球育樂夏令營」,第二期七月十七日上午在中平國中風雨操場開課,由四位老師共同指導約卅名學員,從籃球的基本動作開始教起,再結合分組比賽。校方希望,在推廣籃球之餘,也能給學員們兼顧安全與歡樂的暑假。

聯合分館舉辦電影座談 你在《幸福路上》了嗎?

【記者古采柔報導】新北市立圖書館新莊聯合分館在七月十四日下午舉辦《幸福路上》電影放映暨映後座談,活動共七十位民眾報名參加。映後邀請導演宋欣穎進行分享,一同探討屬於台灣這片土地的我們,幸福究竟是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