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光明里里長黃炳森:心繫里民、心懷布袋戲


光明里里長黃炳森為布袋戲表演作準備。 
黃炳森提供

記者應怡冰專訪】第一次發現里長會演布袋戲這個「小秘密」,是在光明里的元宵晚會上,里民在台下邊看演出,邊有一搭沒一搭地話家常:「聽說元宵那天,里長去演布袋戲了晚會才往後推遲了兩天。」


約定訪談的那天,光明里里長辦公室的門把緊鎖。原以為黃炳森有事外出,沒想到他從對面人家的一扇門里走了出來。臉上微醺,頭髮在後腦勺剃成一個愛心形狀,精神抖擻,完全看不出是一個年近花甲的人。「來來來,坐到這邊來。我只有坐在這裡才能講話」黃炳森熱情地把我拉到他的酒桌前,同一桌的是光明里的里民。空閒的下午時光,男人就聚在一起喝點小酒,吃點小菜。

與其他里長在辦公室正襟危坐不同,每次去拜訪黃炳森,他總是和里民融入在一起,要麼喝酒談天,要麼幫忙做事。

「我演布袋戲都快三十年了」一陣寒暄過後,黃炳森和我聊起了他的故事。

是機緣巧合,也是生活所迫

「師傅一共三個徒弟,兩個師兄年歲都比我小」相比許多自幼學習布袋戲的同行,黃炳森的起點晚了很多。一歲那年,他在朋友的介紹下,偶然認識了一位布袋戲師傅。黃炳森已經有兩個小孩,靠著經營早餐車難以維持一家人的生計,於是毅然放棄早餐車的生意,專心跟著師傅學習布袋戲。

妻子在他的耳濡目染之下,也對演布袋戲漸漸地產生了興趣。於是,黃炳森白天跟著師傅學習,晚上回來就手把手教妻子,夫唱婦隨,羨煞旁人。

跟著師傅學習了一年多,黃炳森便和妻子兩個人組建起布袋戲戲團。夫婦兩人共演一出,操演戲偶默契十足。他說,大型規模的戲團,在後場都會有專門的樂隊,也會有現場的口白。學習口白是一個長久的過程,要從小就開始接受熏陶和練習。他起步太晚,沒有時間好好學習口白,所以都是買錄音帶直接播放聲音。他只負責操演戲偶。

剛起步沒有管道買到戲偶,師傅幫了很大的忙,黃炳森從布袋戲更為興盛的南部幫引進了各類戲偶。「師傅今年七十多了,從小演到現在」提起自己的恩師,黃炳森一臉敬佩。

被朋友「騙」來當里長

「我住在光明里也幾十年了,民國九十五年被朋友慫恿參加了選舉,那一次差了三票。」酒桌對面一位大哥,是黃炳森多年交情的老朋友,提起那次選舉,感慨萬分,「只差了那麼一點點

第二次選就是在民國九十九年,這一年黃炳森就如願競選上了里長。問及當里長和演布袋戲會不會產生衝突,他笑著搖搖頭說不會。「當里長是階段性地忙,節慶活動、選舉時才會忙。平時就幫幫里民做事。空閒的時候還是可以去演布袋戲或者像現在這樣喝酒聊聊天。」

當了里長後,黃炳森不但不忘繼續演布袋戲,甚至身體力行,將布袋戲傳統文化帶進光明里。三年前,黃炳森舉辦了一次「端午民俗園遊會暨親子偶戲體驗營」,將布袋戲舞台和戲偶搬進光明里,自己和妻子在一旁指導,讓小朋友實實在在地體驗一回操演戲偶的樂趣。

布袋戲輝煌不再

「唉,看的人越來越少了,大家在廟會都拜一拜就走了,很少會像以前那樣,還有停下來看一出布袋戲的。」布袋戲的輝煌不再,一如大多數傳統文化,在現代社會面臨著越來越嚴重的生存危機。黃炳森說,布袋戲的需求量本來就沒有很大。只有逢廟會、神明聖誕之日等,才會有邀約。興盛時期一年也就七十場,現在是五十場都不到了。

黃炳森有兩個女兒一個兒子,沒有想要繼承布袋戲。問及是否有試圖想要兒女繼承自己的布袋戲事業,他連連擺手。「做這個餓肚子的啦

但他對布袋戲的發展卻並不悲觀,他說,南部黃海岱大師的五洲園戲團、北部李天祿大師的小西園戲團,都還在培養著一代又一代的傳人,「我是五洲園的第六代弟子呢

農曆三月初三(四月十八日)是北極玄天上帝聖誕,黃炳森當日在五股工業區的北盛宮廟進行布袋戲演出而四月十九、廿日則在鄰近的西盛街表演,「看的人能多一些我就開心了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砥礪二胡班老師 十年來帶班如一日

【記者王林曄特稿】每到星期五上午九時,只要人們路過新莊國民運動中心附近,就可以聽到砥礪二胡班的奏鳴聲。二胡班的老師楊明福,從民國九十六年開始在新莊教退休人員如何拉二胡,今年正好是第十個年頭。

全聯輔大店開幕

【記者呂函報導】全聯新莊輔大店在四月十九日正式營運,不同於其他傳統門市只有百貨銷售的功能,輔大店導入藥局、Pepper機器人、智能裝置與台新金融體驗區等多項創新的服務,吸引大批輔大學生和社區居民前來消費。

關注藝文與鄉土意識 《文化淡水》促進地方發展

【記者房莛蓁、王郁雯 、陳臆婷報導】
距離淡水捷運站不遠處,坐落著紅磚瓦搭起的園區。這裡是淡水文化基金會,長年致力於淡水的藝文發展、文化資產保留與建立社區意識,並且透過社區報,讓淡水居民能更關愛鄉土、疼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