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騎單車做公益 盼讓更多人響應

吳哲馥(左)捐款給惠光導盲犬學校教育,與推廣組組長彭筱涵(右)合影。

攝影/葉炴廷

【記者葉炴廷報導】吳哲馥是土生土長的迴龍人,他體內流淌著熱血和叛逆。 他透過自己的熱血,不僅完成自己的夢想,還為社會帶來更多正能量。


今年十月八日,他舉辦了「騎車挑戰我的夢,十元幫助你的Home」活動,從迴龍出發,廿四小時騎單車一路南下,最後把總里程數乘以十,當作本次捐贈的金額。

這次他選擇的公益團體是惠光導盲犬學校。吳哲馥表示,他在路上看到導盲犬訓練的過程非常辛苦,而在新莊就有導盲犬學校,所以他才選擇惠光作為捐贈對象。

吳哲馥當天上午七時就從迴龍南下。由於太久沒騎單車,長途的騎乘讓他的身體不堪負荷。在途中,他腳抽筋得非常嚴重,只能靠著意志力繼續騎下去;但到第十個小時,他身體也越來越不適且電解質失衡。最後以十二個小時,一百八十九點一公里收場,活動結束後他以個人名義捐贈一千九百元。

騎單車這項公益活動已經邁入第四年了,每年都有越來越多人響應。吳哲馥表示,雖然自己每年騎的公里數都不一樣,不過他希望可以透過自己的力量,讓更多人響應。

事實證明,周遭的人也越來越認同他的行動,並且越來越多人響應捐款這項舉動。本次活動總共捐贈了三萬二千一百元,這些金額都是吳哲馥透過自己的力量,讓朋友願意加入捐贈的行列。

惠光導盲犬學校教育推廣組組長彭筱涵也表示,導盲犬學校的經費,百分之廿是由政府補助,其他百分之八十都是靠民間捐款,所以他也希望大家可以貢獻一份心力。

吳哲馥除了單車公益活動外,他也連續十二個月都發起淨灘活動。他表示,現在自己的力量還很小,所以常常都是「萬人響應,一人到場」的情況。辦了這麼多場的淨灘,最多的一場也才卅幾位響應。即使如此,他也不氣餒地表示,將會繼續舉辦公益活動。 

家人對他的行動其實非常不諒解,認為直接捐錢就好了,為何還要讓自己那麼疲憊?再者,淨灘活動的參與人數也不多,撿一個垃圾就有十個人在丟,根本不會有撿完的一天。不過他表示,現在透過拍攝vlog的方式,一定可讓更多人接觸到這些活動。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泰醫院搬遷 十二月移至西盛里

【記者黃憶涵報導】現在新泰路上的新泰綜合醫院將遷至西盛里新樹路一百七十四號的輔仁學苑,十二月一日開幕。新泰綜合醫院管理部主任王崇竑說,新建的醫院將整合院內門診,增加下新莊的醫療資源。

新莊人氣伴手禮 隱藏父愛的萌焙司千層酥

【記者陳可熏特稿】萌焙司源於法文mon précieux,意思是我的寶貝,老闆陳瀚明希望將最喜愛的法式千層酥,獻給最珍愛的家人。為了讓兩個寶貝兒子吃得安心健康,他堅持不加任何的食品添加物,只為保留千層酥最天然的風味。

【影音】驚駭空間紋身藝術 打破刺青刻版印象

【攝影記者徐榕笛、李映岑製作】
【記者高鈺婷報導】隱身於新莊老街的驚駭空間紋身藝術,與台灣人傳統的觀念形成強烈的對比。面對人們的「刺青就是壞孩子」刻板印象,刺青師云墨仁杰表示,紋身也可以是正面能量的展現,也可以是有質感的。就像是身著唐裝的云墨仁杰,打破我們心中對刺青可怕的印象一般。
九月卅日云墨仁杰接受訪問時說:「漂亮的紋身是會讓人產生自信和正向的氣質,也會給人安全感。」當一個人真的想要刺青,便會學著忍耐並接受疼痛,最後享受征服疼痛的成就感,因此會散發著強大的自信。相反的,醜的紋身圖案代表著沒耐心、貪小便宜、不為自己負責的負面氣質。
「驚駭空間」這四個字不只是店名,也深藏店長蕭時哲對紋身藝術的理念。人們看到紋身會先產生恐懼,並且感到驚駭。人們想要紋身就是因為渴望擁有這股看不見的正向能量。云墨仁杰說:「店裡的紋身圖案的細節、密度和質感,也會讓人再嚇到一次。」
云墨仁杰擔任刺青師已八年。原先從事醫務管理的工作,他在醫院裡看到了病人的痛苦,卻無法真正的幫助他們,讓他覺得工作並不快樂。起初踏入這行業是因為不想像上班族一樣朝九晚五,便開始學習刺青,將自己從小喜愛的畫畫在人的身上創作出來。
剛開始學習時,云墨仁杰遭到父母反對,但他用行動慢慢證明自己。父母看到他刺出漂亮的圖案、有意義的紋身,轉而為他感到驕傲,開始想與親朋好友分享,讓大家知道「紋身並不是壞東西」,就像云墨仁杰想傳達的:「紋身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不是大家看到社會新聞上少數的負面例子。」
云墨仁杰表示,很多人紋身會找藉口說刺的圖案是有意義的,但他認為刺青是可以沒有意義的,可以就是想要兇、就是想要帥,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以後不會去後悔就好。「相信未來有一天,沒紋身會是異類。」人們的觀念在改變,以後人們紋身也可以只是為了愛漂亮,就像以前不准染髮現在卻很普及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