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只屬於台灣的彩妝師 「打面師」

▲新莊聖龍堂畫師永黑為官將首畫出台灣的彩妝。 
攝影/邱宓祺

【記者邱宓祺特稿】新莊大拜拜中的「官將首」,無疑是隊伍中最醒目的陣頭。七十年前,「官將首」發源於新莊地藏庵,屬於地藏王菩薩的護法;如今「官將首」已與「八家將」、「什家將」等官將團體並列為台灣廟會中最常見的神將團體之一。

在大眾眼中恫嚇威武的「官將首」,除了透過服裝及長鬢角、獠牙等配件展示威嚴,官將的華麗臉譜也讓陣頭更顯嚴肅莊重。

過去「官將首」的臉譜是自行描畫或由同伴相互協助,久而久之,這項工作交給專門替官將「開臉」的臉譜畫師。通常開一張臉需要將近一小時,除了底色需固定,像是青面的損將軍、紅面的增將軍等,其餘圖案及線條展現就由畫師自行發揮。

今年新莊大拜拜集合了來自北中南部八到十位畫師一起幫忙畫臉,一位畫師平均一天要畫將近廿人,還需要到其他地方支援幫忙。

「現在的年代,比較能跟南部民眾熱情程度相比,北部只剩下新莊大拜拜了。」來自新莊聖龍堂的畫師「永黑」說,新莊大拜拜已經是新莊民眾的全民運動,還會出動消防隊、警察局、義工等,跟南部的媽祖遶境有異曲同工之妙。

大眾爺對新莊人來說,有特殊的情感連結。一般人常以為「官將首」與「八家將」相同,但新莊的孩子卻可以清楚分辨兩者不同,對「官將首」的敬畏感也不會這麼重,因為他們知道,「官將首」能夠保佑平安。

今年廿八歲的永黑,從國中接觸官將臉譜至今已十幾個年頭,從小熱愛畫畫,因緣際會下,認識做陣頭的朋友,從此與「官將首」締結緣分,除了自己出陣,憑著繪畫天份、長期耳濡目染,目前已是專業的臉譜畫師。

「畫臉講白一點就是台灣的彩妝。國外的彩妝師、時裝界的人,也對台灣的臉譜線條很有興趣。」永黑表示,希望台灣人可以有自信地面對在地傳統文化,甚至期待未來陣頭文化能夠走出台灣,讓世界一同欣賞台灣陣頭的美。

時代改變,「畫臉不一定是壞小孩」的觀念開始感化家長,若下一代想要學畫臉技術,永黑強調,「傳承」用意不在於行動或技術,在於意念:真的有心想學的,不需要一步一步教導,只需要用指點的方式,自己領會其中奧妙,就能成為成功的畫師;如果沒有心,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當經驗遇上勇氣 民安國小壘球隊奪冠

【記者劉旻君報導】民安國小壘球隊在今年度新北市壘球錦標賽女子組得到冠軍。教練諶瀅珊十一月十三日受訪時說:「其實對這次的比賽還滿有信心的。」所以得到冠軍並不會感到非常意外。
球隊平均每天的練習時間是四到五個小時,比賽接近時,甚至星期六整天都需要來學校練球。不過,諶瀅珊說,還好學生都住在附近,再加上家長都很願意配合球隊練習時間,所以在練球這一方面,是不太需要操心的。
相對於平常的練習,諶瀅珊說:「自信心是目前她們最大的問題。」她覺得學生膽子太小,想太多了。也因為球員的自信心不足,就算在比賽時她們的表現不好,諶瀅珊也不會當場罵人,「越罵她們就會越慌,所以我根本不敢在當下罵。」鼓勵這些球員最好的辦法,就是要放大她們優點,即使打得並沒有很好,也要鼓勵她們說,至少有打到球了。
諶瀅珊認為,在心理素質這一塊,五年級的學生反而表現得比六年級的學姐還要好。因為主力是六年級,「她們就覺得場上有學姊在做後盾,反而可以放開來打比賽。」但也因為這樣,初生之犢不畏虎,結合了六年級的經驗和五年級的勇氣,才能讓球隊得到好成績。
球隊二名投手之一、又是學姊的黃筑靖,平常除了基本的練習之外,教練還會特別訓練她的體能,因為六年級的投手只有她一個。黃筑靖說:「雖然平常練習很累,但是想到隊友跟著自己一起累,都可以堅持下去。」

下一階段的目標,是在全國中小學錦標賽再得到一座冠軍獎盃。諶瀅珊表示,如果這一屆球員的心理素質可以加強的話,相信這個目標並不會太難實現。

新泰醫院搬遷 十二月移至西盛里

【記者黃憶涵報導】現在新泰路上的新泰綜合醫院將遷至西盛里新樹路一百七十四號的輔仁學苑,十二月一日開幕。新泰綜合醫院管理部主任王崇竑說,新建的醫院將整合院內門診,增加下新莊的醫療資源。

龍鳳里脊椎保健實作 不出門也能保持健康

【記者李偉皓報導】龍鳳里十月廿九日於合興宮舉辦「脊椎保健實作課程」,由里辦公室和中華民國癌友新生命協會(又稱國際身心靈適能推廣中心)合作,提倡正確的脊椎保健方法及功法,讓許多因忙碌而無法出門運動的人能夠在家練習,達到跟運動一樣的效果;也希望透過課程推廣,讓健康的人遠離疾病,讓生病的人重拾自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