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屬於台灣的彩妝師 「打面師」

▲新莊聖龍堂畫師永黑為官將首畫出台灣的彩妝。 
攝影/邱宓祺

【記者邱宓祺特稿】新莊大拜拜中的「官將首」,無疑是隊伍中最醒目的陣頭。七十年前,「官將首」發源於新莊地藏庵,屬於地藏王菩薩的護法;如今「官將首」已與「八家將」、「什家將」等官將團體並列為台灣廟會中最常見的神將團體之一。

在大眾眼中恫嚇威武的「官將首」,除了透過服裝及長鬢角、獠牙等配件展示威嚴,官將的華麗臉譜也讓陣頭更顯嚴肅莊重。

過去「官將首」的臉譜是自行描畫或由同伴相互協助,久而久之,這項工作交給專門替官將「開臉」的臉譜畫師。通常開一張臉需要將近一小時,除了底色需固定,像是青面的損將軍、紅面的增將軍等,其餘圖案及線條展現就由畫師自行發揮。

今年新莊大拜拜集合了來自北中南部八到十位畫師一起幫忙畫臉,一位畫師平均一天要畫將近廿人,還需要到其他地方支援幫忙。

「現在的年代,比較能跟南部民眾熱情程度相比,北部只剩下新莊大拜拜了。」來自新莊聖龍堂的畫師「永黑」說,新莊大拜拜已經是新莊民眾的全民運動,還會出動消防隊、警察局、義工等,跟南部的媽祖遶境有異曲同工之妙。

大眾爺對新莊人來說,有特殊的情感連結。一般人常以為「官將首」與「八家將」相同,但新莊的孩子卻可以清楚分辨兩者不同,對「官將首」的敬畏感也不會這麼重,因為他們知道,「官將首」能夠保佑平安。

今年廿八歲的永黑,從國中接觸官將臉譜至今已十幾個年頭,從小熱愛畫畫,因緣際會下,認識做陣頭的朋友,從此與「官將首」締結緣分,除了自己出陣,憑著繪畫天份、長期耳濡目染,目前已是專業的臉譜畫師。

「畫臉講白一點就是台灣的彩妝。國外的彩妝師、時裝界的人,也對台灣的臉譜線條很有興趣。」永黑表示,希望台灣人可以有自信地面對在地傳統文化,甚至期待未來陣頭文化能夠走出台灣,讓世界一同欣賞台灣陣頭的美。

時代改變,「畫臉不一定是壞小孩」的觀念開始感化家長,若下一代想要學畫臉技術,永黑強調,「傳承」用意不在於行動或技術,在於意念:真的有心想學的,不需要一步一步教導,只需要用指點的方式,自己領會其中奧妙,就能成為成功的畫師;如果沒有心,不要浪費彼此的時間。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是新莊人」團長許明偉 熱心處理新莊大小事

四維市場 人潮車流攤位三方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