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貓頭鷹圖書館 把愛說給孩子聽

▲家長和孩子在貓頭鷹圖書館一同讀書。 
貓頭鷹圖書館提供

【記者吳一茗報導】一本彩色繪本往往價格不菲,而年輕父母常常又不知如何講故事給孩子聽。「貓頭鷹圖書館」以推廣家庭閱讀、關懷弱勢兒童為己任,讓說故事有個後勤補給站,也讓更多人可以借閱昂貴的繪本。

貓頭鷹圖書館於民國八十九年成立。在這間只有六十坪的圖書館內,容納了三萬冊書,有各國語言兒童繪本、中英經典小說和適合家長閱讀的教養書籍。館長陳欣玫六月二日接受採訪時表示,繪本適合學齡前兒童閱讀,小說適合高年齡兒童,但貓頭鷹圖書館絕對不會限制孩子讀什麼書。

有別於一般的公立圖書館,貓頭鷹圖書館創造了一個適合說故事的環境。陳欣玫說,在一般的圖書館,孩子說話只要稍微大聲一點,就會遭到館員的警告;但在貓頭鷹圖書館,故事可以唸出來,孩子可以自在地爬來爬去,甚至有沙發提供給哺乳期的媽媽餵奶。

貓頭鷹圖書館每週都會舉辦故事湯、小貓頭鷹親子閱讀、繪本和青少年小說讀書會等活動,不僅說故事給孩子聽,同時還教父母如何選擇適合孩子的書,如何帶孩子進入故事的世界。他們還會舉辦野外讀書會,請專業講師帶隊,帶領孩子閱讀大自然,認識植物和昆蟲。

繪本多精緻,有些孩子還沒養成好的閱讀習慣,不知如何保護書本,因此館內總有破損的書籍。書醫讀書會上,志工們聚在一起修補「受傷」的書。陳欣玫戲稱「我們有內科、外科和醫美科。」在「治療」書本的同時,孩子也在一旁默默地看著,或幫忙尋找需要修補的書,遷移默化中也學會了要愛護書籍。

龔怡菁和兩個兒子是貓頭鷹圖書館的忠實會員,她的孩子六個月大就開始在貓頭鷹閱讀繪本,三歲的時候孩子就能用「繽紛」來形容花朵,用「銳利」來形容剪刀,媽媽驚奇又興奮。館員方芝齊說,在貓頭鷹圖書館,故事只是單純的被朗讀,從不會強迫孩子看書認字,或是刻意灌輸道理,隨著時間累積,孩子的提升遠超乎想像。

談及目前的困境,陳欣玫表示,雖然館內藏有德語、西班牙語等多語言繪本,但是苦於沒有懂這些語言的志工,無法將故事說出來。貓頭鷹圖書館極需翻譯志工,協助閱讀國外讀物。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泰醫院搬遷 十二月移至西盛里

【記者黃憶涵報導】現在新泰路上的新泰綜合醫院將遷至西盛里新樹路一百七十四號的輔仁學苑,十二月一日開幕。新泰綜合醫院管理部主任王崇竑說,新建的醫院將整合院內門診,增加下新莊的醫療資源。

【影音】驚駭空間紋身藝術 打破刺青刻版印象

【攝影記者徐榕笛、李映岑製作】
【記者高鈺婷報導】隱身於新莊老街的驚駭空間紋身藝術,與台灣人傳統的觀念形成強烈的對比。面對人們的「刺青就是壞孩子」刻板印象,刺青師云墨仁杰表示,紋身也可以是正面能量的展現,也可以是有質感的。就像是身著唐裝的云墨仁杰,打破我們心中對刺青可怕的印象一般。
九月卅日云墨仁杰接受訪問時說:「漂亮的紋身是會讓人產生自信和正向的氣質,也會給人安全感。」當一個人真的想要刺青,便會學著忍耐並接受疼痛,最後享受征服疼痛的成就感,因此會散發著強大的自信。相反的,醜的紋身圖案代表著沒耐心、貪小便宜、不為自己負責的負面氣質。
「驚駭空間」這四個字不只是店名,也深藏店長蕭時哲對紋身藝術的理念。人們看到紋身會先產生恐懼,並且感到驚駭。人們想要紋身就是因為渴望擁有這股看不見的正向能量。云墨仁杰說:「店裡的紋身圖案的細節、密度和質感,也會讓人再嚇到一次。」
云墨仁杰擔任刺青師已八年。原先從事醫務管理的工作,他在醫院裡看到了病人的痛苦,卻無法真正的幫助他們,讓他覺得工作並不快樂。起初踏入這行業是因為不想像上班族一樣朝九晚五,便開始學習刺青,將自己從小喜愛的畫畫在人的身上創作出來。
剛開始學習時,云墨仁杰遭到父母反對,但他用行動慢慢證明自己。父母看到他刺出漂亮的圖案、有意義的紋身,轉而為他感到驕傲,開始想與親朋好友分享,讓大家知道「紋身並不是壞東西」,就像云墨仁杰想傳達的:「紋身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不是大家看到社會新聞上少數的負面例子。」
云墨仁杰表示,很多人紋身會找藉口說刺的圖案是有意義的,但他認為刺青是可以沒有意義的,可以就是想要兇、就是想要帥,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以後不會去後悔就好。「相信未來有一天,沒紋身會是異類。」人們的觀念在改變,以後人們紋身也可以只是為了愛漂亮,就像以前不准染髮現在卻很普及一樣。

轉角的美味 「哈金」雞蛋糕傳遞動保理念

【記者余靖瑩報導】從輔大捷運站一號出口往回走,可以看見顯眼的黃色招牌,上頭有著哈士奇及黃金獵犬兩隻狗狗,乍看之下會以為是販賣寵物相關用品的商店,但走近便會被濃郁的香味吸引,老闆娘奶茶賣著的是大人小孩都喜愛的雞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