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惠光導盲犬學校 寄養家庭甘苦談

▲ 導盲犬Gina練習搭捷運的社會化訓練。    
溫麗娟提供

【記者陳婕翎特稿】家住新莊的溫麗娟已經擔任寄養家庭七年。她表示,擔任寄養家庭的期間,有付出也有收穫,希望台灣能有更多家庭,將小愛化為大愛,加入導盲犬寄養家庭的行列。「每一隻導盲幼犬對我來說都是最甜蜜的負擔,更是一輩子的牽掛。」

導盲幼犬兩個月大時,會進入寄養家庭,建立對人類的信任與進行居家生活習慣養成,如不隨地便溺、不乞(偷)食、不吠叫及不跳上傢俱等訓練。寄養家庭條件之一是需廿四小時有人在家中,照料犬隻。溫麗娟說:「幼犬就像小孩一樣,太過安靜就一定是在做壞事,所以要一直讓小狗在視線範圍內。」

溫麗娟原本就有養狗的經驗,在退休那年,希望將單純喜歡動物的小愛,化為幫助視障人士的大愛,投身寄養家庭的行列。目前寄養過三隻導盲幼犬,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第一隻狗—Megu。溫麗娟表示,Megu是惠光導盲犬學校成立以來最特殊的狗,天生和人類親近,不喜歡人觸摸,且個性敏感,容易吠叫。

溫麗娟說:「當時為了讓Megu習慣人,我們家每個周末都邀請親友聚會,讓牠有機會被不同的人觸摸。寄養家庭就是在接觸過不同的狗後,摸索並適應狗的個性,然後努力讓牠們社會化。因為曾照顧過Megu,所以照顧其他狗都變得沒有問題。」

因住家就在惠光導盲犬學校附近,溫麗娟一家也是臨時托養的寄宿家庭,專門機動處理臨時狀況,目前,導盲犬學校中所有的導盲犬,都接受過溫麗娟一家的照料,溫麗娟笑著說:「我們家就像導盲犬的青年旅社。」

擔任寄養家庭比較辛苦的地方是,幼犬的口腔期及初期便溺訓練。溫麗娟表示,在照顧第三隻好動又喜愛與人類互動的Gina時,久久無法矯正牠愛咬傢俱的習慣,讓溫麗娟飽受挫折感,「還好導盲犬學校會有寄養專員可以隨時請教,定期的寄養家庭討論會,大家也會互相分享經驗與勉勵,不必擔心無法完善照顧幼犬。」

溫麗娟表示,每隻導盲幼犬都是她的家人、孩子,當牠們從無到有學會某件事時,會產生對子女成就的驕傲。同時,也學習活在當下與真心付出的快樂。「牠們都是我一輩子的牽掛,思念永遠都在。即使是七年前照顧過的Megu,現在我依舊會想念牠,好奇牠過得好不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泰醫院搬遷 十二月移至西盛里

【記者黃憶涵報導】現在新泰路上的新泰綜合醫院將遷至西盛里新樹路一百七十四號的輔仁學苑,十二月一日開幕。新泰綜合醫院管理部主任王崇竑說,新建的醫院將整合院內門診,增加下新莊的醫療資源。

【影音】驚駭空間紋身藝術 打破刺青刻版印象

【攝影記者徐榕笛、李映岑製作】
【記者高鈺婷報導】隱身於新莊老街的驚駭空間紋身藝術,與台灣人傳統的觀念形成強烈的對比。面對人們的「刺青就是壞孩子」刻板印象,刺青師云墨仁杰表示,紋身也可以是正面能量的展現,也可以是有質感的。就像是身著唐裝的云墨仁杰,打破我們心中對刺青可怕的印象一般。
九月卅日云墨仁杰接受訪問時說:「漂亮的紋身是會讓人產生自信和正向的氣質,也會給人安全感。」當一個人真的想要刺青,便會學著忍耐並接受疼痛,最後享受征服疼痛的成就感,因此會散發著強大的自信。相反的,醜的紋身圖案代表著沒耐心、貪小便宜、不為自己負責的負面氣質。
「驚駭空間」這四個字不只是店名,也深藏店長蕭時哲對紋身藝術的理念。人們看到紋身會先產生恐懼,並且感到驚駭。人們想要紋身就是因為渴望擁有這股看不見的正向能量。云墨仁杰說:「店裡的紋身圖案的細節、密度和質感,也會讓人再嚇到一次。」
云墨仁杰擔任刺青師已八年。原先從事醫務管理的工作,他在醫院裡看到了病人的痛苦,卻無法真正的幫助他們,讓他覺得工作並不快樂。起初踏入這行業是因為不想像上班族一樣朝九晚五,便開始學習刺青,將自己從小喜愛的畫畫在人的身上創作出來。
剛開始學習時,云墨仁杰遭到父母反對,但他用行動慢慢證明自己。父母看到他刺出漂亮的圖案、有意義的紋身,轉而為他感到驕傲,開始想與親朋好友分享,讓大家知道「紋身並不是壞東西」,就像云墨仁杰想傳達的:「紋身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不是大家看到社會新聞上少數的負面例子。」
云墨仁杰表示,很多人紋身會找藉口說刺的圖案是有意義的,但他認為刺青是可以沒有意義的,可以就是想要兇、就是想要帥,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以後不會去後悔就好。「相信未來有一天,沒紋身會是異類。」人們的觀念在改變,以後人們紋身也可以只是為了愛漂亮,就像以前不准染髮現在卻很普及一樣。

轉角的美味 「哈金」雞蛋糕傳遞動保理念

【記者余靖瑩報導】從輔大捷運站一號出口往回走,可以看見顯眼的黃色招牌,上頭有著哈士奇及黃金獵犬兩隻狗狗,乍看之下會以為是販賣寵物相關用品的商店,但走近便會被濃郁的香味吸引,老闆娘奶茶賣著的是大人小孩都喜愛的雞蛋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