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惠光導盲犬學校 寄養家庭甘苦談

▲ 導盲犬Gina練習搭捷運的社會化訓練。    
溫麗娟提供

【記者陳婕翎特稿】家住新莊的溫麗娟已經擔任寄養家庭七年。她表示,擔任寄養家庭的期間,有付出也有收穫,希望台灣能有更多家庭,將小愛化為大愛,加入導盲犬寄養家庭的行列。「每一隻導盲幼犬對我來說都是最甜蜜的負擔,更是一輩子的牽掛。」

導盲幼犬兩個月大時,會進入寄養家庭,建立對人類的信任與進行居家生活習慣養成,如不隨地便溺、不乞(偷)食、不吠叫及不跳上傢俱等訓練。寄養家庭條件之一是需廿四小時有人在家中,照料犬隻。溫麗娟說:「幼犬就像小孩一樣,太過安靜就一定是在做壞事,所以要一直讓小狗在視線範圍內。」

溫麗娟原本就有養狗的經驗,在退休那年,希望將單純喜歡動物的小愛,化為幫助視障人士的大愛,投身寄養家庭的行列。目前寄養過三隻導盲幼犬,其中印象最深的就是第一隻狗—Megu。溫麗娟表示,Megu是惠光導盲犬學校成立以來最特殊的狗,天生和人類親近,不喜歡人觸摸,且個性敏感,容易吠叫。

溫麗娟說:「當時為了讓Megu習慣人,我們家每個周末都邀請親友聚會,讓牠有機會被不同的人觸摸。寄養家庭就是在接觸過不同的狗後,摸索並適應狗的個性,然後努力讓牠們社會化。因為曾照顧過Megu,所以照顧其他狗都變得沒有問題。」

因住家就在惠光導盲犬學校附近,溫麗娟一家也是臨時托養的寄宿家庭,專門機動處理臨時狀況,目前,導盲犬學校中所有的導盲犬,都接受過溫麗娟一家的照料,溫麗娟笑著說:「我們家就像導盲犬的青年旅社。」

擔任寄養家庭比較辛苦的地方是,幼犬的口腔期及初期便溺訓練。溫麗娟表示,在照顧第三隻好動又喜愛與人類互動的Gina時,久久無法矯正牠愛咬傢俱的習慣,讓溫麗娟飽受挫折感,「還好導盲犬學校會有寄養專員可以隨時請教,定期的寄養家庭討論會,大家也會互相分享經驗與勉勵,不必擔心無法完善照顧幼犬。」

溫麗娟表示,每隻導盲幼犬都是她的家人、孩子,當牠們從無到有學會某件事時,會產生對子女成就的驕傲。同時,也學習活在當下與真心付出的快樂。「牠們都是我一輩子的牽掛,思念永遠都在。即使是七年前照顧過的Megu,現在我依舊會想念牠,好奇牠過得好不好。」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耕耘在地富興報 吉瓜愛文化傳承

【記者劉苡芊、黃佩瑄、許芷瑄報導】位於197縣道旁的富興村,有著悠久的人文歷史,也是同時擁有阿美族人、客家人和閩南人的多元部落。有別於人潮熙攘的市區和伯朗大道,地處池上區深處的富興村顯得幽靜許多。幾年前,與其他偏鄉村落同樣面臨人口外流與低出生率等危機的富興村,因現今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陳莉蘋與秘書林國欽的「洄游」,漸漸從這些困境中找到社區的發展方向,兩人攜手創立的《吉瓜愛社區報》,更為富興村帶來嶄新的面貌。

用愛翻轉社區

陳莉蘋、林國欽與社區幹部希望透過社區報紀錄活動,讓村民了解,整個社區確實有在運作及辦理許多活動。除了為長輩設計一系列的活動,社區發展協會也宛如「部落廚房」,更是社區重要的「客廳」,村民們時常聚在這裡一同吃飯聯絡感情,也常常在此處舉辦手作活動課程。

空間裡木架上陳列老人們的染布作品,並透過巧思轉變為包包、衣服和帽子。也有各種私家釀製的醬料、米酒等,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日曬米,由部落老人家自行推出的品牌「愛多一點米」包裝販售。



陳莉蘋說,其實《吉瓜愛社區報》的命名,是源自古今兩段故事。早期恆春一帶的阿美族人前來開墾,發現這裡長滿貌似木瓜樹的蓪草,就將這裡命名為「吉瓜愛」,也就是阿美族語「木瓜」之意,因此富興社區又稱為吉瓜愛部落。

幾百年後,吉瓜愛部落更加多元,除了客家人和閩南人遷徙進來,也在村民互助下發展出自有品牌,臺語的「吉瓜愛」,翻成國語就是「一點愛」的意思,剛好也跟我們老人家自己出產的品牌「愛多一點」有異曲同工之妙。古今命名的巧合,也為社區報增添了歷史性與人情味。

重返家園,東山再起

在臺北打拚多年的陳莉蘋與林國欽,於一次轉換工作的空窗期間,考量到年紀漸長、回歸職場的不易,因此決定回到陳莉蘋從小生長的池上,打算沉寂一段時間後再另尋出路。這一回去,夫妻倆至此與富興村結下了不解之緣,更改變了整個社區。

縱使是土生土長的池上人,離開家鄉多年的陳莉蘋卻也漸漸與社區產生陌生感,幸運的是,回到部落沒多久,她便獲得村幹事的職位。八個月後,適逢社區發展協會正在改選,陳莉蘋因原住民的身分而接下了部落營造員的職務,從自身工作與社區關懷據點中一點一滴累積對社區的了解,進而萌生了創辦社區報的想法,希望藉由紀錄社區的大小事,再結合關懷據點,幫老人家保留一些回憶。

在沒有任何經驗的情況下,陳莉蘋和林國欽一切從頭學起,閱讀各家報紙學習如何編寫,自己摸索撰寫技巧,「我們比較沒有撰文經驗,雖…

新莊人氣伴手禮 隱藏父愛的萌焙司千層酥

【記者陳可熏特稿】萌焙司源於法文mon précieux,意思是我的寶貝,老闆陳瀚明希望將最喜愛的法式千層酥,獻給最珍愛的家人。為了讓兩個寶貝兒子吃得安心健康,他堅持不加任何的食品添加物,只為保留千層酥最天然的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