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漫漫十年 樂生「回家」

▲樂生保留自救會榮譽會長李添培認為,民眾對痲瘋病的偏見和歧視是院民最大的壓力。
                   攝影/鄭宇辰

【記者邱宓祺特稿】「院民年紀都大了,多麽希望不要再抗爭下去,我辛苦沒關係,但我不想看到他們辛苦。」樂生保留自救會榮譽會長李添培瞇著眼,苦笑著說。

「重建樂生」政策峰迴路轉,自救會二〇一六年底向國發會提出「大平台方案」,初步取得各部會共識;台北捷運公司表示,捷運機廠軌道從原本的十六條減至十一條,不影響營運,只要行政院發文定案,就能開始動工。

「抗爭十年了,希望錯誤的政策回歸正軌。」八十三歲的李添培五月五日受訪時說,即使「大平台方案」不能百分之百還原樂生,但過去「人性化」的樂生太令人懷念,就算縮小範圍,也要找回樂生。像是最重要的入口意象重建,不僅是樂生的門面,也代表院民對家的記憶。

開放樂生,象徵解放漢生病(痲瘋)病患,或許能透過申請人權公園、世界文化遺產等,找回樂生精神。李添培表示,很感激學生和社會大眾努力奔走,甚至少數政治人物願意支持,都是抗爭路途中不可缺少的動力來源。

多數民眾對於痲瘋病的偏見和歧視,是院民們最大的壓力。「怎麼會是政府加深了歧視與偏見,不是應該要幫我們消除偏見嗎?」李添培認為,若政府對樂生沒有偏見,當初就不會選擇樂生作為捷運機廠,今天也就不會衍生出這麼多問題;甚至重建問題爆發,政府也鮮少正面回應。

樂生青年聯盟成員黃淥表示,「重建樂生讓院民回家」一直是聯盟的宗旨。在硬體方面,正在積極修繕、整理舊院區,讓目前住在組合屋及新大樓的院民能回歸原本生活。

軟體方面,口述歷史保存及與新莊在地情感的連結,會透過舉辦營隊、市集或是工作坊等,轉樂生為社區教育空間,邀請新莊居民進入樂生感受歷史痕跡。未來人權公園成立,將為缺乏綠地及休憩場所的迴龍地區注入新活力,讓樂生不再難以親近,甚至成為新地標。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耕耘在地富興報 吉瓜愛文化傳承

【記者劉苡芊、黃佩瑄、許芷瑄報導】位於197縣道旁的富興村,有著悠久的人文歷史,也是同時擁有阿美族人、客家人和閩南人的多元部落。有別於人潮熙攘的市區和伯朗大道,地處池上區深處的富興村顯得幽靜許多。幾年前,與其他偏鄉村落同樣面臨人口外流與低出生率等危機的富興村,因現今社區發展協會總幹事陳莉蘋與秘書林國欽的「洄游」,漸漸從這些困境中找到社區的發展方向,兩人攜手創立的《吉瓜愛社區報》,更為富興村帶來嶄新的面貌。

用愛翻轉社區

陳莉蘋、林國欽與社區幹部希望透過社區報紀錄活動,讓村民了解,整個社區確實有在運作及辦理許多活動。除了為長輩設計一系列的活動,社區發展協會也宛如「部落廚房」,更是社區重要的「客廳」,村民們時常聚在這裡一同吃飯聯絡感情,也常常在此處舉辦手作活動課程。

空間裡木架上陳列老人們的染布作品,並透過巧思轉變為包包、衣服和帽子。也有各種私家釀製的醬料、米酒等,其中值得一提的是日曬米,由部落老人家自行推出的品牌「愛多一點米」包裝販售。



陳莉蘋說,其實《吉瓜愛社區報》的命名,是源自古今兩段故事。早期恆春一帶的阿美族人前來開墾,發現這裡長滿貌似木瓜樹的蓪草,就將這裡命名為「吉瓜愛」,也就是阿美族語「木瓜」之意,因此富興社區又稱為吉瓜愛部落。

幾百年後,吉瓜愛部落更加多元,除了客家人和閩南人遷徙進來,也在村民互助下發展出自有品牌,臺語的「吉瓜愛」,翻成國語就是「一點愛」的意思,剛好也跟我們老人家自己出產的品牌「愛多一點」有異曲同工之妙。古今命名的巧合,也為社區報增添了歷史性與人情味。

重返家園,東山再起

在臺北打拚多年的陳莉蘋與林國欽,於一次轉換工作的空窗期間,考量到年紀漸長、回歸職場的不易,因此決定回到陳莉蘋從小生長的池上,打算沉寂一段時間後再另尋出路。這一回去,夫妻倆至此與富興村結下了不解之緣,更改變了整個社區。

縱使是土生土長的池上人,離開家鄉多年的陳莉蘋卻也漸漸與社區產生陌生感,幸運的是,回到部落沒多久,她便獲得村幹事的職位。八個月後,適逢社區發展協會正在改選,陳莉蘋因原住民的身分而接下了部落營造員的職務,從自身工作與社區關懷據點中一點一滴累積對社區的了解,進而萌生了創辦社區報的想法,希望藉由紀錄社區的大小事,再結合關懷據點,幫老人家保留一些回憶。

在沒有任何經驗的情況下,陳莉蘋和林國欽一切從頭學起,閱讀各家報紙學習如何編寫,自己摸索撰寫技巧,「我們比較沒有撰文經驗,雖…

新莊人氣伴手禮 隱藏父愛的萌焙司千層酥

【記者陳可熏特稿】萌焙司源於法文mon précieux,意思是我的寶貝,老闆陳瀚明希望將最喜愛的法式千層酥,獻給最珍愛的家人。為了讓兩個寶貝兒子吃得安心健康,他堅持不加任何的食品添加物,只為保留千層酥最天然的風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