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新莊圖書館科學教育活動 「剎那永恆 視覺暫留」

透過實作,讓學生實際了解科學原理。
攝影/葉詩廷
【記者葉詩廷報導】新莊圖書館聯合分館十月廿二日舉辦科學教育推廣研習活動,激發小朋友對科學的興趣,培養基本科學素養與態度。

活動以「剎那永恆 視覺暫留」為主題,透過講師田園實作的上課方式,以親子共學推廣科學教育,透過觀察及實地操作方式,了解科學的獨創性及趣味性,在實驗及合作遊戲中,學習生動有趣的科學觀念。

講座結束前,每位學生拿到一份視覺暫留的科學實作。參與學生陳同學表示透過實作,對於課程內容更加記憶深刻。

田園用深入淺出的方式解釋視覺暫留。他提到外界的畫面藉由光影進入眼睛,並在視網膜上成像,傳到大腦,然而除了大腦之外,畫面也會在視網膜上記憶停留廿四分之一秒,也就是眼睛看到的畫面,就如同圖畫紙搬呈現在視網膜上。而當畫面進入視網膜的速度大於廿四分之一秒時,就會產生視覺暫留。

視覺暫留是小學自然課程中會學到的基本知識,但透過故事與生活上實例結合,讓大朋友與小朋友共同思考,更進一步了解日常生活中視覺暫留對於人的影響。

田園提到像是過去行車記錄器一秒只記錄四格,因此記錄下來的影像沒辦法那麼精確,車禍發生的速度很快,行車記錄器卻沒有記錄下完整的畫面,將這個概念應用在視覺暫留上,就更好理解。

田園也說明生活上的實例。像是日光燈的閃爍原理,光源發出的光呈現快速、重複的變化,快速的頻率讓人的肉眼不容易察覺光源閃爍,而將一秒震動六十赫茲的日光燈,提高到一秒一百廿赫茲,在視覺上會讓人感覺更亮,調電腦螢幕亮度也是這個原理。

田園表示,生活中能舉出很多關於視覺暫留的例子,透過了解科學原理,幫助解決問題及生活應用。除了圖書館講座,他每年走訪一百八十多所原住民小學,推廣科學教育,利用科學生活連結的教學方式,深耕偏鄉科學教育。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泰醫院搬遷 十二月移至西盛里

【記者黃憶涵報導】現在新泰路上的新泰綜合醫院將遷至西盛里新樹路一百七十四號的輔仁學苑,十二月一日開幕。新泰綜合醫院管理部主任王崇竑說,新建的醫院將整合院內門診,增加下新莊的醫療資源。

新莊人氣伴手禮 隱藏父愛的萌焙司千層酥

【記者陳可熏特稿】萌焙司源於法文mon précieux,意思是我的寶貝,老闆陳瀚明希望將最喜愛的法式千層酥,獻給最珍愛的家人。為了讓兩個寶貝兒子吃得安心健康,他堅持不加任何的食品添加物,只為保留千層酥最天然的風味。

【影音】驚駭空間紋身藝術 打破刺青刻版印象

【攝影記者徐榕笛、李映岑製作】
【記者高鈺婷報導】隱身於新莊老街的驚駭空間紋身藝術,與台灣人傳統的觀念形成強烈的對比。面對人們的「刺青就是壞孩子」刻板印象,刺青師云墨仁杰表示,紋身也可以是正面能量的展現,也可以是有質感的。就像是身著唐裝的云墨仁杰,打破我們心中對刺青可怕的印象一般。
九月卅日云墨仁杰接受訪問時說:「漂亮的紋身是會讓人產生自信和正向的氣質,也會給人安全感。」當一個人真的想要刺青,便會學著忍耐並接受疼痛,最後享受征服疼痛的成就感,因此會散發著強大的自信。相反的,醜的紋身圖案代表著沒耐心、貪小便宜、不為自己負責的負面氣質。
「驚駭空間」這四個字不只是店名,也深藏店長蕭時哲對紋身藝術的理念。人們看到紋身會先產生恐懼,並且感到驚駭。人們想要紋身就是因為渴望擁有這股看不見的正向能量。云墨仁杰說:「店裡的紋身圖案的細節、密度和質感,也會讓人再嚇到一次。」
云墨仁杰擔任刺青師已八年。原先從事醫務管理的工作,他在醫院裡看到了病人的痛苦,卻無法真正的幫助他們,讓他覺得工作並不快樂。起初踏入這行業是因為不想像上班族一樣朝九晚五,便開始學習刺青,將自己從小喜愛的畫畫在人的身上創作出來。
剛開始學習時,云墨仁杰遭到父母反對,但他用行動慢慢證明自己。父母看到他刺出漂亮的圖案、有意義的紋身,轉而為他感到驕傲,開始想與親朋好友分享,讓大家知道「紋身並不是壞東西」,就像云墨仁杰想傳達的:「紋身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不是大家看到社會新聞上少數的負面例子。」
云墨仁杰表示,很多人紋身會找藉口說刺的圖案是有意義的,但他認為刺青是可以沒有意義的,可以就是想要兇、就是想要帥,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以後不會去後悔就好。「相信未來有一天,沒紋身會是異類。」人們的觀念在改變,以後人們紋身也可以只是為了愛漂亮,就像以前不准染髮現在卻很普及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