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新莊百年鐘鼓聲 不將就的「响仁和」

【記者郭睿琪特稿】經營百年老店,製鼓卅五載,作品遠銷卅國,製鼓師傅王錫坤說:「傳統工藝沒訣竅,靠的就是不將就的態度。」這家不將就的百年老店就是坐落在新莊區中正路的响仁和鼓藝工坊。

王錫坤是第二代經營者。他在業界深受尊重,在民國九十八年榮獲「台北縣傳統藝術藝師獎」,一〇二年被記錄於「文化部文化人才資料庫資料蒐集計畫」,但其實製鼓並不在他原本的人生規劃中。

由於父親驟然離世,不熟悉工藝的王錫坤獨自踏入製鼓行業。在最困難的歲月裡,他時常回憶起小時候看父親工作,自己幫忙看顧小火爐的情形。他說:「到現在都記得那種溫度,自己對鼓的感覺就是那樣一種印象。」

在一般印象里,鼓都是圓形的鼓面紅色的鼓身,王錫坤卻認為:「鼓不是死板固定的,鼓是會『跳』的。」王錫坤想到要結合美學與各類技法,曾與多位工藝師合作,有的鼓嘗試用原木色、生漆呈現鼓身,有的鼓專門繪以白雲、睡蓮、青花瓷花樣,甚至鼓的支架、配件都是王錫坤自己設計再請工藝師專門雕刻,讓每一面鼓都獨一無二。

為了突破傳統鼓的形式,王錫坤還設計製作了八角鼓,因鼓身是垂直的木板,且為了不使鼓皮在邊角處被撐破,操作八角鼓的繃鼓階段,需要製鼓師傅技術格外嫻熟。王錫坤表示,知道八角鼓難做成,但想要挑戰自己的技術,因為响仁和製鼓不將就。

幾十年來,响仁和的鼓在台灣的寺廟、樂團、學校裡很受歡迎。知名的朱宗慶打擊樂團、優人神鼓在創團時就用响仁和的鼓,幾十年合作不間斷。近年來更有很多海外訂單。商業成績傲人,王錫坤更始終不忘發揚鼓藝文化,開辦了响仁和鼓文化館。

响仁和鼓文化館坐落在製鼓廠旁,館內展示的都是王錫坤的收藏品,包括近五十件來自不同國家、不同用途的鼓。

文化館是緣起於對父親的追思,王錫坤說,「希望父親踏實做事、一絲不苟的精神可以一直存在下去。」文化館是一個紀念,也是一個傳承,他每次看到館內珍藏的他父親七十年前製作的大鼓,都仿佛聽到父親在叮嚀他「勤勉做事,好好傳承。」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泰醫院搬遷 十二月移至西盛里

【記者黃憶涵報導】現在新泰路上的新泰綜合醫院將遷至西盛里新樹路一百七十四號的輔仁學苑,十二月一日開幕。新泰綜合醫院管理部主任王崇竑說,新建的醫院將整合院內門診,增加下新莊的醫療資源。

新莊人氣伴手禮 隱藏父愛的萌焙司千層酥

【記者陳可熏特稿】萌焙司源於法文mon précieux,意思是我的寶貝,老闆陳瀚明希望將最喜愛的法式千層酥,獻給最珍愛的家人。為了讓兩個寶貝兒子吃得安心健康,他堅持不加任何的食品添加物,只為保留千層酥最天然的風味。

【影音】驚駭空間紋身藝術 打破刺青刻版印象

【攝影記者徐榕笛、李映岑製作】
【記者高鈺婷報導】隱身於新莊老街的驚駭空間紋身藝術,與台灣人傳統的觀念形成強烈的對比。面對人們的「刺青就是壞孩子」刻板印象,刺青師云墨仁杰表示,紋身也可以是正面能量的展現,也可以是有質感的。就像是身著唐裝的云墨仁杰,打破我們心中對刺青可怕的印象一般。
九月卅日云墨仁杰接受訪問時說:「漂亮的紋身是會讓人產生自信和正向的氣質,也會給人安全感。」當一個人真的想要刺青,便會學著忍耐並接受疼痛,最後享受征服疼痛的成就感,因此會散發著強大的自信。相反的,醜的紋身圖案代表著沒耐心、貪小便宜、不為自己負責的負面氣質。
「驚駭空間」這四個字不只是店名,也深藏店長蕭時哲對紋身藝術的理念。人們看到紋身會先產生恐懼,並且感到驚駭。人們想要紋身就是因為渴望擁有這股看不見的正向能量。云墨仁杰說:「店裡的紋身圖案的細節、密度和質感,也會讓人再嚇到一次。」
云墨仁杰擔任刺青師已八年。原先從事醫務管理的工作,他在醫院裡看到了病人的痛苦,卻無法真正的幫助他們,讓他覺得工作並不快樂。起初踏入這行業是因為不想像上班族一樣朝九晚五,便開始學習刺青,將自己從小喜愛的畫畫在人的身上創作出來。
剛開始學習時,云墨仁杰遭到父母反對,但他用行動慢慢證明自己。父母看到他刺出漂亮的圖案、有意義的紋身,轉而為他感到驕傲,開始想與親朋好友分享,讓大家知道「紋身並不是壞東西」,就像云墨仁杰想傳達的:「紋身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不是大家看到社會新聞上少數的負面例子。」
云墨仁杰表示,很多人紋身會找藉口說刺的圖案是有意義的,但他認為刺青是可以沒有意義的,可以就是想要兇、就是想要帥,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以後不會去後悔就好。「相信未來有一天,沒紋身會是異類。」人們的觀念在改變,以後人們紋身也可以只是為了愛漂亮,就像以前不准染髮現在卻很普及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