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所大學學生會連署聲明 工讀生納保變「圍城」

輔大學生會會長廖郁雯手持與其他十七所大學學生會共同草擬的「聲援
學生助理、校內工讀納保案 學生會共同聲明」。      攝影/郭睿琪


【記者郭睿琪特稿】大學兼任助理、工讀生納勞、健保爭議愈演愈烈,日前台大、政大、輔大、東海等十八所大學學生會發表共同聲明,聲援學生納保,捍衛學生基本勞動保障;但已經全面納保一年的部分私校學生卻因納保失去了工讀機會。納保與否問題,變成了一座「圍城」,外面的人想進來,進去的人想出去。

開學前夕,政府要求各大學替工讀生加保勞保。日前國立大學校院協會理事長楊弘敦發起,全國一百六十多所大學校長連署,要求勞動部尊重大學自主,將學生排除在《勞基法》規範之外,否則至少應給予一年緩衝時間。九月廿五日,輔大等十八校學生會會長連署共同聲明,強調聲援學生納保,捍衛基本勞動保障。

公立大學對納保案反彈強烈,不過,部分私立大學如輔仁大學、淡江大學在去年就根據勞委會公告開始為學生助教及工讀生納保,至今已經完成全面納保。但是一年過去,私立學校因納保產生的矛盾不降反增。

輔仁大學學生會會長廖郁雯表示,輔大雖然為工讀生全面納保,卻藉此削減工讀生預算,不少同學反映工讀機會現在很難搶到。輔仁大學心理系主任何東洪也以他開設的課程為例,他的學生助教只分到一學期六十小時,扣掉勞保,僅實領五、六千元,「這種狀況下,怎麼好意思讓學生助教不只從頭跟課跟到底,而且還讓他負責日常與學生的互動,或是看報告呢?」

輔仁大學人事室主任陳舜德說,「輔大依照規定納保,是不想被處罰使學校抹黑。但是校方仍舊質疑勞動部規定的合理性,並一直在抗爭。」

工讀生大部分都只拿幾千塊,勞動部卻要學校依照規定,以最低的一萬一千一百元投保薪資計算保費。陳舜德說,「工讀生制度的目的是扶助清寒學生,工作內容大都是簡單的行政工作」,現在按人頭交保費,以往可以聘用幾位工讀生的崗位現在變成要縮小編制,才能讓工讀生預算真正用在學生身上,而不是上交給了勞動部。

廖郁雯表示,學校納保後,名額、薪資都出現很多問題,這是事實,「但勞動權不分老師、學生,所有大學都應積極保障學生勞動權益」。

然而另一方面,錢不會憑空冒出來,學校預算的那張「餅」沒有變,教育部也沒有進一步補助,納保後的職位緊張和實領薪資減少是不可避免的問題。

政大法學院教授郭明政表示,勞動部不顧學校預算有限,超收保費是導致納保後校方和學生雙輸局面的關鍵原因。他認為,只要採行據實繳交保費的措施,工讀生納保的爭議便可大致解決。長久之計,則是參照工業國家將薪資基礎改為終身相對薪資,即可徹底解決兼職或部份工時者的薪資計算問題。

何東洪表示,私校校長們應要求教育部重新分配學生工讀預算,並將工讀預算和勞保預算分開編列才能解決問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我是新莊人」團長許明偉 熱心處理新莊大小事

四維市場 人潮車流攤位三方搶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