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十八所大學學生會連署聲明 工讀生納保變「圍城」

輔大學生會會長廖郁雯手持與其他十七所大學學生會共同草擬的「聲援
學生助理、校內工讀納保案 學生會共同聲明」。      攝影/郭睿琪


【記者郭睿琪特稿】大學兼任助理、工讀生納勞、健保爭議愈演愈烈,日前台大、政大、輔大、東海等十八所大學學生會發表共同聲明,聲援學生納保,捍衛學生基本勞動保障;但已經全面納保一年的部分私校學生卻因納保失去了工讀機會。納保與否問題,變成了一座「圍城」,外面的人想進來,進去的人想出去。

開學前夕,政府要求各大學替工讀生加保勞保。日前國立大學校院協會理事長楊弘敦發起,全國一百六十多所大學校長連署,要求勞動部尊重大學自主,將學生排除在《勞基法》規範之外,否則至少應給予一年緩衝時間。九月廿五日,輔大等十八校學生會會長連署共同聲明,強調聲援學生納保,捍衛基本勞動保障。

公立大學對納保案反彈強烈,不過,部分私立大學如輔仁大學、淡江大學在去年就根據勞委會公告開始為學生助教及工讀生納保,至今已經完成全面納保。但是一年過去,私立學校因納保產生的矛盾不降反增。

輔仁大學學生會會長廖郁雯表示,輔大雖然為工讀生全面納保,卻藉此削減工讀生預算,不少同學反映工讀機會現在很難搶到。輔仁大學心理系主任何東洪也以他開設的課程為例,他的學生助教只分到一學期六十小時,扣掉勞保,僅實領五、六千元,「這種狀況下,怎麼好意思讓學生助教不只從頭跟課跟到底,而且還讓他負責日常與學生的互動,或是看報告呢?」

輔仁大學人事室主任陳舜德說,「輔大依照規定納保,是不想被處罰使學校抹黑。但是校方仍舊質疑勞動部規定的合理性,並一直在抗爭。」

工讀生大部分都只拿幾千塊,勞動部卻要學校依照規定,以最低的一萬一千一百元投保薪資計算保費。陳舜德說,「工讀生制度的目的是扶助清寒學生,工作內容大都是簡單的行政工作」,現在按人頭交保費,以往可以聘用幾位工讀生的崗位現在變成要縮小編制,才能讓工讀生預算真正用在學生身上,而不是上交給了勞動部。

廖郁雯表示,學校納保後,名額、薪資都出現很多問題,這是事實,「但勞動權不分老師、學生,所有大學都應積極保障學生勞動權益」。

然而另一方面,錢不會憑空冒出來,學校預算的那張「餅」沒有變,教育部也沒有進一步補助,納保後的職位緊張和實領薪資減少是不可避免的問題。

政大法學院教授郭明政表示,勞動部不顧學校預算有限,超收保費是導致納保後校方和學生雙輸局面的關鍵原因。他認為,只要採行據實繳交保費的措施,工讀生納保的爭議便可大致解決。長久之計,則是參照工業國家將薪資基礎改為終身相對薪資,即可徹底解決兼職或部份工時者的薪資計算問題。

何東洪表示,私校校長們應要求教育部重新分配學生工讀預算,並將工讀預算和勞保預算分開編列才能解決問題。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泰醫院搬遷 十二月移至西盛里

【記者黃憶涵報導】現在新泰路上的新泰綜合醫院將遷至西盛里新樹路一百七十四號的輔仁學苑,十二月一日開幕。新泰綜合醫院管理部主任王崇竑說,新建的醫院將整合院內門診,增加下新莊的醫療資源。

新莊人氣伴手禮 隱藏父愛的萌焙司千層酥

【記者陳可熏特稿】萌焙司源於法文mon précieux,意思是我的寶貝,老闆陳瀚明希望將最喜愛的法式千層酥,獻給最珍愛的家人。為了讓兩個寶貝兒子吃得安心健康,他堅持不加任何的食品添加物,只為保留千層酥最天然的風味。

【影音】驚駭空間紋身藝術 打破刺青刻版印象

【攝影記者徐榕笛、李映岑製作】
【記者高鈺婷報導】隱身於新莊老街的驚駭空間紋身藝術,與台灣人傳統的觀念形成強烈的對比。面對人們的「刺青就是壞孩子」刻板印象,刺青師云墨仁杰表示,紋身也可以是正面能量的展現,也可以是有質感的。就像是身著唐裝的云墨仁杰,打破我們心中對刺青可怕的印象一般。
九月卅日云墨仁杰接受訪問時說:「漂亮的紋身是會讓人產生自信和正向的氣質,也會給人安全感。」當一個人真的想要刺青,便會學著忍耐並接受疼痛,最後享受征服疼痛的成就感,因此會散發著強大的自信。相反的,醜的紋身圖案代表著沒耐心、貪小便宜、不為自己負責的負面氣質。
「驚駭空間」這四個字不只是店名,也深藏店長蕭時哲對紋身藝術的理念。人們看到紋身會先產生恐懼,並且感到驚駭。人們想要紋身就是因為渴望擁有這股看不見的正向能量。云墨仁杰說:「店裡的紋身圖案的細節、密度和質感,也會讓人再嚇到一次。」
云墨仁杰擔任刺青師已八年。原先從事醫務管理的工作,他在醫院裡看到了病人的痛苦,卻無法真正的幫助他們,讓他覺得工作並不快樂。起初踏入這行業是因為不想像上班族一樣朝九晚五,便開始學習刺青,將自己從小喜愛的畫畫在人的身上創作出來。
剛開始學習時,云墨仁杰遭到父母反對,但他用行動慢慢證明自己。父母看到他刺出漂亮的圖案、有意義的紋身,轉而為他感到驕傲,開始想與親朋好友分享,讓大家知道「紋身並不是壞東西」,就像云墨仁杰想傳達的:「紋身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不是大家看到社會新聞上少數的負面例子。」
云墨仁杰表示,很多人紋身會找藉口說刺的圖案是有意義的,但他認為刺青是可以沒有意義的,可以就是想要兇、就是想要帥,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以後不會去後悔就好。「相信未來有一天,沒紋身會是異類。」人們的觀念在改變,以後人們紋身也可以只是為了愛漂亮,就像以前不准染髮現在卻很普及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