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塭仔圳市地重劃案 美華新村盼政府回應

【記者張家恩報導】新北市政府推動「塭仔圳公辦市地重劃案」,遭到部份重劃區居民抗議。美華新村自救會秘書邱淑雯要求排除重劃區外,堅持「沒有同意,不得定案」。城鄉發展局副局長張溫德則回應:「沒有協調,不會公告。」

居民與市府八月廿四日在區公所舉行第三次協調會,當時張溫德承諾九月七日給予答覆,但市府至十月四日止,未有第三次協調會的答覆。再經居民多次詢問,城鄉局如今表示十月十四日將給予答覆,請重劃區居民再前往了解。

邱淑雯表示,因遲遲等不到城鄉局回應,自救會、三泰路、輔大工商城及泰山磚雅厝重劃區居民,先後在九月十日和九月十七日向城鄉局詢問協調結果,城鄉局都回應「還在研議」,並請重劃區居民九月廿三日再前往城鄉局。

重劃區居民九月廿三日再度前往城鄉局詢問結果,都市計畫科股長回應,願意改變計畫,將美華新村排除在新樹路的拓寬區外,但股長表示,更改計畫須交送新北市政府都市計畫委員會審議,通過後再送內政部都市計畫委員會。:「我們都很害怕計畫在新北市政府都委會就被擋下來,這樣又要重新協調。」

重劃區居民九月卅日再次詢問城鄉局,城鄉局表示,計畫變更要與水利局和交通局開會研議,但因颱風尚未執行。
 
邱淑雯表示,重劃區居民拒絕「合併分配,重整家園」的方式。她舉機場捷運A7站的土地徵收案為例,原始住戶的土地重劃後,只買得起靠近公墓、垃圾掩埋場的坡地,平坦地段早已被建商或財團買走。「合併分配根本分不到地,邊間建商也不願意蓋,等於看得到吃不到。」

邱淑雯質疑,新北市政府說要因應天氣驟變,防止淹水,堅持在美華新村地建滯洪池。但政府在民國九十六年修正「塔寮坑溪排水改善實施計畫」,提高防洪保護標準,在上游進行分洪工程、中游設滯洪池、下游採束洪方式,並建三座抽水站及堤岸加高工程,相關工程已在民國一○二年完工。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新泰醫院搬遷 十二月移至西盛里

【記者黃憶涵報導】現在新泰路上的新泰綜合醫院將遷至西盛里新樹路一百七十四號的輔仁學苑,十二月一日開幕。新泰綜合醫院管理部主任王崇竑說,新建的醫院將整合院內門診,增加下新莊的醫療資源。

新莊人氣伴手禮 隱藏父愛的萌焙司千層酥

【記者陳可熏特稿】萌焙司源於法文mon précieux,意思是我的寶貝,老闆陳瀚明希望將最喜愛的法式千層酥,獻給最珍愛的家人。為了讓兩個寶貝兒子吃得安心健康,他堅持不加任何的食品添加物,只為保留千層酥最天然的風味。

【影音】驚駭空間紋身藝術 打破刺青刻版印象

【攝影記者徐榕笛、李映岑製作】
【記者高鈺婷報導】隱身於新莊老街的驚駭空間紋身藝術,與台灣人傳統的觀念形成強烈的對比。面對人們的「刺青就是壞孩子」刻板印象,刺青師云墨仁杰表示,紋身也可以是正面能量的展現,也可以是有質感的。就像是身著唐裝的云墨仁杰,打破我們心中對刺青可怕的印象一般。
九月卅日云墨仁杰接受訪問時說:「漂亮的紋身是會讓人產生自信和正向的氣質,也會給人安全感。」當一個人真的想要刺青,便會學著忍耐並接受疼痛,最後享受征服疼痛的成就感,因此會散發著強大的自信。相反的,醜的紋身圖案代表著沒耐心、貪小便宜、不為自己負責的負面氣質。
「驚駭空間」這四個字不只是店名,也深藏店長蕭時哲對紋身藝術的理念。人們看到紋身會先產生恐懼,並且感到驚駭。人們想要紋身就是因為渴望擁有這股看不見的正向能量。云墨仁杰說:「店裡的紋身圖案的細節、密度和質感,也會讓人再嚇到一次。」
云墨仁杰擔任刺青師已八年。原先從事醫務管理的工作,他在醫院裡看到了病人的痛苦,卻無法真正的幫助他們,讓他覺得工作並不快樂。起初踏入這行業是因為不想像上班族一樣朝九晚五,便開始學習刺青,將自己從小喜愛的畫畫在人的身上創作出來。
剛開始學習時,云墨仁杰遭到父母反對,但他用行動慢慢證明自己。父母看到他刺出漂亮的圖案、有意義的紋身,轉而為他感到驕傲,開始想與親朋好友分享,讓大家知道「紋身並不是壞東西」,就像云墨仁杰想傳達的:「紋身並不是大家所想像的那樣,不是大家看到社會新聞上少數的負面例子。」
云墨仁杰表示,很多人紋身會找藉口說刺的圖案是有意義的,但他認為刺青是可以沒有意義的,可以就是想要兇、就是想要帥,只要自己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以後不會去後悔就好。「相信未來有一天,沒紋身會是異類。」人們的觀念在改變,以後人們紋身也可以只是為了愛漂亮,就像以前不准染髮現在卻很普及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