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童隨母入監難以追蹤 高風險家庭關懷出漏洞

【記者盧冠雯特稿】一名三歲張姓女童十八日晚間在新莊幸福路從十一樓跌落十樓,女童送醫不治。當時他的照顧者盧姓男子正在抽煙。由於女童臉部、四肢和腹部都有新舊傷,醫院懷疑虐童,通報新北市家庭暴力暨性侵害防治中心。全案經過調查後,發現女童雙親是毒品列管人口,原本由新北市高風險家庭服務管理中心負責關懷,但在她的生母今年二月份毒品案出獄後便失聯,錯失追蹤機會,讓女童在母親男性友人疏於看管下,活活摔死。

家防中心主任吳淑芬表示,十八日晚間接獲醫院通報疑似兒虐案時,立即清查先前有無通報被家暴紀錄,查無資料。但女童父母先前音食用毒品遭通緝,被列入高風險家庭追蹤名單中。高風險家庭服務管理中心與家防中心分別負責兩類不同的業務。家防中心是兒童遭性侵害、家暴後,「事後」以公權力介入安置兒童的角色。高風險管理中心針對照顧者為非志願性失業、毒品、性侵害列管人口、自殺風險個案、隔代教養或入獄服刑、家庭成員關係混亂,或家庭衝突嚴重潛在具有危險的兒童,進行追蹤與轉介社會資源的服務。柔性勸導、預防可能危害兒童的事件發生,但並無強制執行的權力。當兒童身上沒明顯外傷或經社工評估三個月後,高風險家庭中心如認定兒童無被施虐可能,便會結案。

吳淑芬提供資料指出,一〇一年十月,女童父母因毒品通緝,高風險中心第一次接獲警方通報。但因為警方沒有提供個案通訊地址,無法查訪,便再轉由警政單位協尋。

一〇二年一月,第二次接獲警方通報,依據地址派社工員訪視張童與母親,發現照顧狀況無虞,社工只提供物資給女童母親,便離去。一〇三年八月第三次接獲通報,得知當時未滿三歲的女童隨母入監。在兩人服刑期間,高風險中心幾經電話與獄中社工聯繫,確認女童受妥善照顧,只表示希望獄方能主動告知兩人出獄時間,能進行後續追蹤。不料兒童隨父母入監並沒有主動通報社會局、家防中心等法定機制,監獄並無主動通知兩人已出獄,讓高風險中心與女童失去聯絡。直到媒體爆出女童摔死,才後知後覺,發現已經出事。

外界質疑,當第一次與第三次聯繫不上兩人後,為何不主動找人,還轉介警政單位協尋,錯失聯絡時機。吳淑芬解釋,協尋的工作本是由警政負責,社工是後續輔導的工作,位居第二線。何況當時每位社工身上都有個案負責,不可能親自去找這位女童。

高風險中心最初成立,結合警政、衛政、社政、教育、戶政、消防、司法等單位,提供與轉介兒童個案,是要整合社會資源,透過機制找到需要被關懷的兒童。如今看來這道防護網,並非萬能,獨漏了照顧者與兒童四處流動的鎮密追蹤,也無和各地方監獄建立兒童保護機制,錯失掌握女童照顧狀況的黃金時間。政府成立中心的美意,已被大打折扣,如何在憾事發生前掌握先機,是當局必須正視的議題。

吳淑芬強調,社工並非萬能,新北市各區社工也都超案追蹤,在人力不足的狀況下,無法隨時掌握流動家庭的去向。希望社會和兒童的親屬,能主動通報兒童所處位置與狀況,一同守護兒童。


而社工不足情況如何,據資料顯示,新北市家防中心依照各區大小與人口數多寡,來分配社工數。新莊區配有一名督導、八名社工負責區內性侵害與家暴防治保護個案。社工每月會新接十多件個案,再加上原先長期輔導的個案,都超過負荷,人力十分有限。吳淑芬說:「我們都在苦撐。」但女童的權益,誰能來把關?

留言

這個網誌中的熱門文章

安定力量陳俊憲 盼政府重視家庭教育